广西河池首位器官捐献者身后起风波

2009年2月20日 20:55 肾友网   肾友网阅读:211次
 

  哥哥因车祸不治,妹妹做主将他的2个肾和1个肝捐献出去,3个人的生命因此得以延续。这一高尚之举,却引来村里不少人的误解和猜疑,甚至还有骂名——

  一直以来,人体器官捐献是备受人们关注而又常惹争议的话题,成了医疗、法律和伦理交织的敏感地带。

  今年,中央电视台在1套《今日说法》和12套《道德观察》栏目中,相继对河池市首位捐献器官者———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水源镇的覃耀辉(化名)作了报道,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争议。近日,笔者来到覃耀辉所在的村庄,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一个好儿子

  谈及儿子,耀辉的父亲表情忧伤。他说,儿子1999年从河池市卫生学校毕业后,回到村里当了一名普通的卫生员。耀辉从小就喜欢帮助别人,长大以后,朋友有困难,他都会第一时间给予帮助。有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天下着大雨,耀辉因白天工作劳累便早早入睡。半夜三更时,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耀辉急忙打开门,一村民站在门外急促地说:“我家有人出车祸脚断了,一直发着高烧,请你快去救救他。”听完此话,耀辉顾不上添些衣服,拿起1件单薄的外套和出诊箱,便和村民匆匆消失在雨夜里,回来后自己却染上了风寒。平时,为了给村民打针治病,耀辉有时要徒步走几公里路到其他村屯出诊。

  耀辉的这种敬业爱岗的精神,深受村民们的欢迎。村里人无不称赞覃家养了个好儿子。

  出车祸病危

  2006年,耀辉在村里当赤脚医生5年之后,由于工作出色,被村委会推荐并参加考试合格,当上了村计生专干。然而,命运却在不久后发生了变故。当年12月14日,耀辉骑摩托车送新农村合作医疗账单到镇里,在离镇上不足2公里的地方,与迎面驶来的一辆面包车相撞。耀辉被从摩托车上撞飞下来,重重地摔在10多米远的地上,倒在了血泊中。当日,身受重伤的耀辉即被送往河池市人民医院急救。

  拍片、照CT、手术……抢救过程紧张而有序。河池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左文杰后来告诉笔者,在抢救过程中,覃耀辉的身体呈现有创伤性的蛛网膜下腔出血,并发脑积水,还有脑血管痉挛、血压下降、瞳孔散大等症状,重度昏迷,生命指征微弱。手术后,医院立即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捐2肾1肝

  据左文杰回忆,耀辉的妹妹在接到哥哥病危通知书后的第5天,打电话向他询问有关情况。当时,左文杰正在医院值班,她先问哥哥是否还有救治的希望,语气很沉重,像是刚哭过了一样。随后,左文杰将耀辉的病情向她作了详细介绍。停顿了几分钟后,她突然问,要是哥哥的生命没有办法挽救,那么他的身体器官可不可以捐赠出去?听到这句话,左文杰着实吓了一跳,因为从医十几年来,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家属提出自愿捐赠病人身体器官。

  在耀辉住院的第8天,河池市人民医院接到桂林市181医院发来通知,要求协助该院器官移植专家,对耀辉做器官移植手术。市人民医院医生这才知道,耀辉的妹妹已作出了捐献哥哥身体器官的决定。

  2006年12月30日凌晨,耀辉经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人世。桂林市181医院专家立即联合河池市人民医院医生对耀辉进行手术,将他的2个肾和1个肝脏摘取后装进特制的温箱里,迅速送往桂林,并成功移植到181医院3位患者的体内。 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耀辉的妹妹认为,年轻的哥哥就这么走了,她不甘心,因为哥哥的很多理想还未来得及实现。所以,她要用哥哥的器官为医学做最后的贡献,只有这样,哥哥的生命才更有价值。如果能因此救助更多的人,那也是最有意义的事情。她相信,哥哥的在天之灵也会认可自己的做法。

  惹出场风波

  在我国,自古就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说,人死了,身体也应该保持完整,入土为安。这种思想一直延续至今,根深蒂固。耀辉的妹妹大胆做出捐献哥哥器官的决定,敏感地触到了这种传统思想的要害。

  笔者在村里采访时,村委会干部反映,虽然耀辉去世已经快一年了,但是村里人自从知道覃家把儿子的内脏器官捐献出去后,流言四起,覃家也因此一夜之间被村里人冷落了许多。有人怀疑说,覃家明着说捐献,其实暗地里搞器官买卖交易。有人同情说,人都死了还不放过,捐出去不仅被祖宗骂,也会被人看不起。而有人则担心,最好不要影响到耀辉才满4岁的小孩。也有人钦佩地说,覃家人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是难能可贵。

  据了解,当地的习俗是,村子里若有人生病或出事故在医院经过治疗无效死亡,是不允许将尸体抬进村的,只能在村头就地埋葬,否则会给村里带来晦气和灾难。当地许多人认为,人死了以后一定要全尸,否则就是对死者的不敬,死者也难以升天。 所以,很多老人一旦生病住院,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了,就会要求儿女赶紧送回村里。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使得耀辉的“死无全尸”更让村里人难以接受。在采访过程中,笔者也深切感受到了这种氛围。本来,笔者想去见一下耀辉的双亲,但村干部劝笔者不要去,因为自从捐献器官事件发生以后,覃家就成了全村人议论的焦点,覃母情绪很不稳定,擅自闯入也许会吃闭门羹。在村委会会议室内,笔者和村干部商议半小时后,决定让村委会主任一人前往覃家,请耀辉的父亲出来见上一面。

  在和覃父交谈后,笔者想去采访耀辉的妹妹,但被覃母拒绝了。事后,笔者通过村干部与耀辉的妻子联系采访事宜,但遭到拒绝。耀辉的妻子还让村干部转告笔者,耀辉的妹妹坚决不允许家人向笔者提供她的联系方式和现居住地址,也不同意家人接受采访。笔者再三努力,均无功而返。

  盼更多理解

  采访中,该村一名新农村建设指导员告诉笔者,他虽然才来村里工作不久,接触耀辉也只是几个月时间 ,但耀辉给他的印象一直很好。他说,耀辉不仅人老实本分,工作积极肯干,而且接人待物处事也不错,在村子里人缘极好。在耀辉的努力下,该村的计生工作任务完成情况居全县前列。

  村委会主任介绍说,耀辉生前曾在村委会楼下开了1间私人诊所,凡是有人来找,即使是吃饭时间他也会立即放下碗筷外出就诊。在村委会上班,耀辉每天都坚持第一个来开门,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出事之前,村委会还有意向推荐耀辉入党。对于覃家遭受的境遇,他认为是传统迷信思想造成的,社会上应当给予更多理解,毕竟这是一种很高尚的事情。

  采访结束时,耀辉的父亲一直蹲在破烂不堪的房子门前,一根接着一根地猛抽着烟。但愿,这场风波就如同他喷出的烟雾一样,最终烟消云散。 (刘兰芬)


稍新:专家:活体捐献不可能实现
早前:《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关于活体捐赠的规定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