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介绍  QQ群  英文版  邮件列表  本网搜索  帮助肾友网  |  官方微博:

血透室故事10 赌命的孕情

2015年12月18日 15:58 血液净化杂志   杨希阅读:564次
 

晚上打开微信,看到微友“清晨的阳光”给我发来的数张小男孩的照片。她在边上附言:杨老师,这是我儿子,今年六岁了。当初,都是您的一句话,让我把留下了!图片中的男孩:健康、可爱、顽皮、充满着灵气。


看到眼前生龙活虎、古灵精怪的男孩,我想到了她母亲当初为把他带到人世,经历怎样的艰辛和磨难。时光倒回到2009年冬天。在我们血透室做透析的女病人——李玫怀孕了。一听到这个消息,上班同事都议论纷纷:李玫也实在糊涂,这个毛病生起来也不知避孕,接下来,刮宫有得吃苦头了。我们主任在我们面前说道:“自己的命都难保了,还要生小孩,让她去妇产科联系下,抓紧早点做掉!”

那天李玫在我分管的病床上,下午病人上完机后有片刻的空闲,我来到她身边。她主动和我聊起这个敏感的话题。 她说,结婚四年了,以前曾经有两次怀孕史,怀孕到4-5个月时胎死腹中。这次什么时候怀上也不知道,做B超,医生说有四个多月了,胎儿目前看去尚正常。他老公是家里的独子,幼年丧母,靠父亲一手抚养成人。从恋爱到结婚,夫妻俩感情很好。患上尿毒症后丈夫也没嫌弃她,她很想把这孩子生下来,以后即使自己走了,老公也有个陪伴。但是她自己的家人都极力反对。李玫是家里的幺女,父母都已离世,她和姐姐大的相差10多岁,小的相差5-6岁,她有三个姐,她们都说她不要命了,因为她平时比较贪玩, 做血透也没有规律,时常要姐姐们提醒,督促才会来做血透。李玫的尿毒症是因多囊肾引起的。听了她的叙述,我让她别急,让我查查看有没有先例。后来打听了其他血透室,规律透析的女患者,是有怀孕生子的。

血透室护士,因为有大部分时间和病人相处。不知不觉,有时也充当病人心理疏导员的角色。透析病人,心里有苦水,在家人,朋友面前或许不会讲,但在我们面前他们往往会倾心相诉。李玫问我:“怎么办?”我对她说了一句有悖医学常理的话:“既然怀上了,那就把他生下来,或许会有奇迹。但是,这也是很冒险的,怀胎十月肯定比正常孕妇要艰难。因为你有多囊肾在,平时腹部就比正常人膨隆,怀孕中后期随着胎儿增大,子宫体也增大上抬,使胸廓受压,会让你不能平卧,同时呼吸也费劲。你必须增加透析次数,让体内毒素处于低水平。同时,也不能挑食,均衡摄入营养,胎儿才能正常发育。按时服药,让血压控制在130/80mmHg。怀孕后期心肺负担加重,很有可能会有其他并发症出现。你必须要规律血透,不能像以前一样,高兴来就来。 不高兴来就不来。现在是两个人了,不是一个人。而且还要按时补充促红素和铁剂,保持心情愉快,听听音乐,看些优美的散文和诗歌。最后还要有信心自己一定会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再说你现在还来得及决定,到底要不要这个孩子。” 听完我的话,李玫神色凝重。沉默了好久,李玫对我说“杨老师,我还是想要这个孩子。”

怀胎十月,对一个健康女性的身体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更不要说是一个罹患尿毒症的患者。这个孕期注定是不安宁的。李玫的多囊肾,孕前囊肿就达8×8CM大小了,也就是说,没有怀孕时,她的腹围就有正常孕妇五个月的大小了。孕五个多月时,站立着的李玫,远看像一个四脚伶仃的大水桶,除了腹部出奇的大,四肢却瘦骨嶙峋。真担心她那纤细的双腿如何能支撑巨大的腹部。五月底她去做三维B超,医生告诉她:胎动很弱,羊水过多,胎儿90%是脑瘫 。建议:终止妊娠。此时的李玫:颜面浮肿,头发枯黄,似秋后的野草无力地披散着,唇色如纸,一说话就气喘,血色素只有5克多。夜间不能平卧。每次透析,均要吸氧,透析过程不停地变化体位,任何一个位置时间一久就受不了。就是取半卧位,她也因腰背酸涨坚持不到3个小时。看到她受罪的样子,我真后悔,当初给她讲了不该讲的话。一次我问她,最近心里怎么想的,她说:“听天由命,或许我运气不会那么差。”由于透析不充份,使她透后的毒素常处于高位。太高的毒素在体内蓄积,会严重影响患者的食欲。那段时间,她几乎是吃什么就吐什么,重度营养不良。虚弱的无力行走。每次都是轮椅来去,跟她说话也懒得回答,透析前要行内瘘穿刺,一般要求病人内瘘侧手臂放在适当的位置,利于护士穿刺,她连移动一下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平时跟我比较要好的同事张姐当着我面说:“我看她也真是糊涂了,肌酐那么高,胎儿天天泡在毒缸里,这小孩出来会正常才怪。老公伺候她一个已经够了,还要再伺候一个小的。”这话虽然尖锐,但也有道理。

这几个月对李玫夫妇来说,可谓度日如年。怀孕到7个月时,李玫自己也感觉,胎动较以前减弱了。她在我们医院做血透,本想在我们医院生产。到我们医院产科去检查,产科医生认为给她做剖腹产手术风险太大了, 劝她去上级医院看看。 她又去本地其他几家医院就诊,其他医院的产科医生一听是个尿毒症的孕妇 ,都回答,这剖腹产手术风险太大不敢做。

2010年4月初的一天,李玫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杭州。去之前的那次透析,她哽咽地对我说:“老家有4-5家大医院,竟然找不到一家医院让我生产”。我听了无奈也很心酸,目前的医疗现状和日渐恶化的医患关系,风险太大谁也不想惹麻烦。 四月份的杭州草长莺飞,万木峥嵘,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孕7个月的李枚,已不能行走,坐在轮椅让家人推着。先后去了杭城的几家著名的大医院,产科医生一问她的病史,都说给她做手术风险系数太高了为由,拒收入院。细雨霏霏的街头,人来人往,游人如织。路人的欢声笑语对李枚夫妇来说,仿佛似来自另一世界的。虽是暮春时节,挟裹着雨丝的春风还是让人感到一阵阵彻骨的寒意……


早上从家里出来到杭州,一直到下午4点多了,还没有找到一家接纳她的医院。三个姐姐和她丈夫陪着她在浣沙路上愁肠百结地逛着,此时,轮椅上的李枚,因一天的奔波,突感胸闷气促,有一种颈部被人扼住的感觉。曾经有过这种感受。她知道自己很可能是心衰发作了,必须马上透析。情急之下,家人把她送入杭州市第一医院急诊科,急诊科接诊医生一问病史,马上说,病情危重,让家人送周围的几家大医院。一天下来,看着待产的妹妹被一家家医院拒之门外,她大姐实在忍不住火了。口气很冲地和急诊科医生说道:“我妹妹,已经发心衰了,你们医院如果再不收,我马上打小强热线。”或许是她大姐这番话起了作用,李枚终于被收入杭州市第一医院治疗。

李枚进入杭州市一医院的ICU,第一天因心衰发作,行连续24小时血液透析,脱去多余的水分和毒素。第二天,行剖腹产术,手术过程顺利。剖出一男婴1.3千克。婴儿实在太小了,体温中枢发育不完善,送到了浙江省儿保医院,在保温箱里呆了两个月。两个月后孩子体重增加到3千克了,平安出院回家。

生育后的李玫自觉体质反而比以前好了。产后八个月未做血透肾功能也能维持。现在李枚,一周三次透析,生活自理。照顾孩子之余,到丈夫的纸箱厂协助丈夫料理厂里的事务。现在儿子一切正常,健康活泼,已读大班。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人生就像一场赌局,李玫幸运地赢了!


稍新:血透室里面的放屁声
早前:我的腹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