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介绍  QQ群  英文版  邮件列表  本网搜索  帮助肾友网  |  官方微博:

血透室故事5 行走的水桶

2015年12月18日 15:39 网络转载   杨希阅读:575次
 

       每天的中午时分,是我们透析中心医护最忙碌的时候。因为临近下机(治疗结束),有一部分患者因多种原因要发生低血压、肌肉抽搐、恶心、呕吐、出汗、低血糖等等不适,护士一边要给治疗结束的患者回血下机,同时又要处理上述出现症状的患者。此时唯叹分身乏术,高年资的护士善能应付,而刚入行的新手,常会手忙脚乱。上午第一波患者治疗完毕,马上要整理床铺、消毒机器、清洁病室、安装管路、透析器迎接下午的患者。

       按照规定,下午透析的患者,来时须在病员候诊室等候。先测量血压、称体重后,待13:00才能入透析室。此时常会有一患者不合时宜的猛按门铃,同时会飘来候诊护士不耐烦的呵斥声:李加财,你怎么老讲不听,现在时间没到,准备工作还没做好,不能入内的。跟你说了n遍了,你每次来,都是这样,你看看,其他病人都安安静静地坐着。只有你,每次一来,明明知道没到点,还是要按门铃。

       这位叫李加财的患者,在我们中心已透析1年半了。他来自贵州一偏远山区,原来在医院旁边一地毯厂做工,患病后就失业在家。不知何故,他厂里竟然没有给他买保险。他原来是一周2次在做透析,后来经济窘迫就不定时透析了,有时5-6天一次,有时7-8天一次。我们正常人每天摄入的食物经消化后,营养物质被机体吸收,而代谢废物会通过肠道和肾脏及时排出体外。而尿毒症患者的肾脏不能正常的排毒、排水。如果不规律地透析,毒素和水会在体内蓄积,从而会引发机体内环境紊乱,最终导致一系列中毒症状的出现。他每次来时,大多因体内存水太多,感觉胸闷不适,想早点到透析室,就控制不住地按门铃。

       一年前的他是一个挺拔,俊朗的中年男子。1.78米的个子,体型匀称,长着一张酷似名嘴水均益的脸,皮肤细腻、白皙,话不多,依从性好。每次透析脱下的外套会折好放到储衣柜内,身上没有一般农民惯有的粗粝。而眼前的李加财,却是一个颜面浮肿、面色暗黄、双目无神、衣冠不整,高度水肿的双脚拖拉着一双针织毛线拖鞋,脚后跟有一半落在外面。一说话就气喘吁吁的男子。他的体重只有56公斤,现在每次透析却要脱水7-8公斤。按治疗规定,透析患者每次脱水不超过干体重的5%,像他的体重,一次透析脱水最多在2.8公斤左右。超过体重10%的脱水量,会引起循环衰竭,透析过程或透析后会有猝死的可能。患者透析过程的脱掉的是血管里的水分,而他们过多的水分一部分在血管内,还有一部分在血管外的组织间隙。短短的四个小时要脱掉7-8公斤的水,如果把我们的循环系统比喻为水井,透析过程就像从水井内抽水,短期内抽掉这么多的水,势必会引起血液浓缩,也就是说血少了,血液一浓缩,各个脏器供血不足,就会出现头昏、恶心、呕吐、抽搐、大汗、大小便失禁等一系列症状。医生发现他增重这么多,刚开始是拒绝给他大剂量的脱水,埋怨他饮食未控制好,他嗫嚅着对管床医生说,他筹不到钱,做一次是一次,这么多水涨着胸闷、气喘的难受,我签字,发生危险,我自己负责。管床的医生也很为难,制定规定的人容易,临床执行起来却有难处,特别是面对活生生的生命。

       我给他做过无数次透析,每次给他做透析,心里慌兮兮的,如履薄冰,看着屏幕上每小时2000ml的超滤量和冲到顶的跨膜压。作为他的透析护士,我唯有小心再小心。透前常规给他取半卧位、吸氧、测血糖,透析过程心电监护,每10-15分钟测血压心率。同时备好盐水和高渗葡萄糖,以防意外。同时在心里保佑他本次透析能安稳渡过。每次透析到1.5小时左右,他的症状会有所缓解。此时,他会主动和我说他家里的事情:他老家在贵州农村,当地的医保待遇差。目前他一次透析要420元,加上补血针、降压药,一个月最少要3500元交到医院,他现在失业在家。他有一个三口之家,妻子贤惠,在一外贸服装厂当车工,月薪2000元左右,如今一家人的费用都靠他老婆顶着。女儿今年已17岁,原本读书成绩优秀,听说父亲没钱治病,竟然擅自辍学。跑到宁波打工了,要挣钱给父亲做透析。说到这来,他哽咽了,他觉得自己无能,对不起孩子。听到这来,我双眼也泛潮了,作为他的透析护士,我只能嘱咐他把饮食控制好……

       像他这样大剂量的脱水,透析的前1-2小时,因心肺多余水分的清除,会感觉症状减轻。而透析的后1个小时,水分的减少,使体内血液浓缩,各个脏器供血不足,会让患者感觉极度不适,声带因缺水导致发声困难。原来居于高位的血压,随着血容量的减少而下降。刚上机时他的血压常高达230/100mmHg,临下机时血压低至90/45mmHg,为了能多脱水,他拒绝我们给他补液。其他患者下机后,休息10-15min都可以下床,而他往往要卧床40-50分钟才能坐起。透析后的他,满脸皱纹,像一只风干的橘子。一头枯黄、稀疏的头发已露出了头皮。来时太小的拖鞋,此时确显得奇大无比,好像筷子插在筷笼里。整个人一身颓气,已露出了下世的光景。望着他蹒跚远去的背影,我不知道他还能做几次透析……


稍新:透析励志哥故事之一
早前:血透室的故事4 公交站台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