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器官失功状告医生 真荒唐

2014年9月17日 11:59 楚天都市报   余皓 吕锐阅读:237次
 

  患者急需移植胰腺救命,武汉同济医院在无胰腺移植资质的情况下为其进行肾、胰联合移植手术,但术后数月移植器官失功。患者委托律师,控告医院非法行医、手术失败,索赔290万余元。

  昨日,这起罕见的 “无资质器官移植案”在武汉市硚口区法院开庭。因案情关注度、争议度高,主审法官由硚口区法院副院长沈革非担任,法院还邀请众多医学专家、卫生计生系统官员、人大代表、法学教授旁听并展开讨论。

  法院将择日宣判。

  患者手术后得知医院无胰腺移植资质

  昨日,童某的母亲张女士介绍,童某大学毕业后,因糖尿病引发尿毒症,且双目失明。

  张女士说,看到儿子身体每况愈下,她心急如焚。得知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专家明长生教授做“胰、肾联合移植手术”很有名,便迫不及待携子赶赴武汉。2009年2月20日,童某在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顺利进行了“胰腺、肾脏联合移植手术”。手术由明教授主刀,童某于当年4月2日出院。

  因手术后出现急性排斥反应,童某分别于2009年6月和8月两次到同济医院住院。当年9月24日他出院时,医生诊断为“胰、肾联合移植术后移植物失功”。“胰腺、肾脏两个器官移植不到7个月,便失去功能,患者再次陷入反复透析、打胰岛素的治疗环节,这样的手术能算成功吗?”花费35万余元医疗费的张女士,将满腹疑问抛给了代理律师。该律师通过查询,意外发现同济医院2009年时并没有取得胰腺移植的资质。

  投诉上报至卫生部 法官亲赴北京调查

  童某于2011年9月向湖北省卫生厅投诉称,同济医院违反《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的相关规定,在未取得胰腺移植资格的情况下,超范围违规手术,要求查处。

  据省卫生厅了解,童某手术当年国家尚未对胰腺移植工作做出准入要求。同济医院在当时情况下开展胰腺移植是否属超范围行医?该厅也吃不准,遂上报至卫生部。

  2012年6月,卫生部办公厅复函湖北省卫生厅:人体器官移植资质准入及管理是分阶段进行的,为保障患者看病就医的需要,对已具备肝脏和肾脏移植资质的医院,按照《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和相关规定的要求,在患者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可开展肾脏和胰腺的联合移植。

  与此同时,童某提起诉讼状告同济医院及主刀的明长生教授,一并索赔290万余元。此后一年多,受案的硚口区法院三次委托武汉、广州、北京的司法鉴定机构对该起纠纷进行医疗损害鉴定,但因情况复杂,三次鉴定均未果。

  而法官对卫生部办公厅的回复也存疑:复函中“患者知情同意”是指知情同济医院暂无胰腺移植资质,同意手术?还是知情同济医院手术项目及风险,同意手术?同济医院当时开展肾脏和胰腺的联合移植,到底属临床应用性还是试验性?

  为进一步弄清这些疑问,今年8月下旬,硚口区法院民一庭庭长王扣明等3名法官赶赴北京,找到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相关官员答复,当年国家只批准了常见的心、肺、肾、肝四项器官移植,“法无禁止”即不算违规,同济医院有其它器官移植的准入证,因此就不算超范围违规手术;患者只要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即意味认可。患者知不知道移植资质问题,不在此列;包括同济医院在内的少数医院进行胰腺移植探索,也是符合规定的。

  是否属非法行医 医患双方激烈交锋

  昨日,此案开庭。医患双方围绕是否属非法行医展开激烈交锋。

  童某的代理律师指出,同济医院在2013年9月才取得胰腺移植科目登记,而此前2009年对童某所做的手术,不但违规还是违法的;当年国家批准了心、肺、肾、肝四项器官移植,这不是“法无禁止”,而恰恰是“法有禁止”的体现,同济医院在没有获得准入的情况下手术,违反了法律规定。另外,针对国家卫计委的回复,该律师指出,《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是法规,卫生行政部门对行政法规没有解释权,因此不具效力。

  该律师指出,童某的胰、肾在移植不到7个月即失去功能,这起违规所做的手术是失败的,医院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同济医院的代理人以及明长生教授均指出,手术是成功的,童某在生命体征稳定的状态下出院就是明证;至于器官存活期,受患者个体体征及病情发展等多方面影响,患者应明知手术的风险;卫计委已明确回复了同济医院不存在超范围违规手术,且至今也未予以行政处罚,因此胰腺移植手术没有任何问题,建议法院驳回其起诉。


稍新:美军研发新植入物:令器官自愈
早前:再生医学让患者培育自己的新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