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肾成功 9年还清救命钱

2013年11月04日 08:25 沈阳晚报   网络转载阅读:643次
 
  “这个心愿,我埋藏在心底九年了。如今通过‘我要上沈晚’的平台,我终于可以对当年救助我,帮我家渡过难关的好心人说声谢谢啦!”

  电话那端的声音几度哽咽,断断续续地述说,还原了一段由沈阳晚报发起的跨越九年的爱心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许文广,今年32岁。2005年12月23日,他在沈阳军区总医院接受肾移植手术,患病时,他还是吉林省商业高等专科学校的大三学生。沈阳晚报曾对此事连续报道,帮助小许筹集救命钱。

  回忆

  看到他,记者几乎认不出他。九年前,正是他,因为尿毒症,生命垂危,是父亲割下肾脏,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当年患上重病,顿觉天塌了!

  “从没想过,尿毒症会找上我。”那是2004年3月,得知自己患病的那一瞬间,许文广直言,“天塌了!”

  当时,他还是吉林省商业高等专科学校计算机信息专业的大三学生,突然发烧、呕吐,等赶回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老家时,他很快就昏迷了。父母带着他四处求医,但办法只有一个——换肾。

  家里穷,肾源也难找,眼看他的病越来越重,父母带上他来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并在这里接受一整套身体检查。

  “你知道吗?人在病危的时候是渴望生命的,我当时真有些自私,还有点傻。”许文广坦言,最初他并不清楚父母带他检查的用意。后来通过医生们的谈论,他才明白过来。“突然看到希望,我内心很纠结,一边是担心父母,一边还希望配型成功。”从那一刻起,小许开始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

  很幸运,父亲和小许配型成功。2005年12月23日,沈阳军区总医院成功为小许父子做了肾移植手术。

  大家的爱包围着我,铭刻于心!

  当年,《沈阳晚报》对许文广的经历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引发了社会强烈关注。80多岁的大爷,冒雪送来1000元。孩子在沈阳二中读书,给孩子送衣服的阿姨,顺道送来500元。大学同班同学一个月补助将近4000元,同学们一分钱没要,辅导员全给了爸爸。邻居王大爷拿来50元,老家村东头牛爷爷送来85元……泛黄的演算本,外皮翻卷着毛边,里面却字迹工整,清晰可见,有些字上面还被描了一遍又一遍。小许说,“这么多年,我们一家人时常把本子翻出来看看,哪些模糊了就再描一次,生怕看不清。”

  “为什么把它看得这么重?”沉吟片刻,小许回答,“你是不知道啊,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谁要伸手救一把,那就是恩情,不能忘,得记着啊!”

  小许说,自己是幸运儿,生死关头,父亲给了自己一个肾脏,很多互不相识的陌生人纷纷伸出援手,有送衣服的、有送钱的,还有送营养品的,还有,像《沈阳晚报》这样有爱心有责任感的媒体,总之,生病那两年,自己一直被爱包围着!

  坚持

  多年来,天天爬楼梯送报,骑单车送快递,他笃定信念,“没有理由不好好生活,我要还清每一笔借款!”

  拼命挣钱,只为还清救命钱

  重生后,小许对生命有了全新认识:人要学会感恩,知足,要快乐!怀着感恩的心,这些年来,小许笃定信念,“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多多挣钱,我得还清每一笔借款!”

  出院后第三个年头,小许瞒着妈妈出去找工作。第一份工作是给三好街某快餐店送餐,整天往返于三好街大小写字间,小许不但没有感觉劳累,反倒心情舒爽,人也变得开朗许多。后来,因为搬家,小许换了工作,在某化妆品店做销售。之后,他做过库管、送过快递,现在,小许做的是报纸投递员工作。

  家住在大东724地区,每天4点半起床,5点准时从家出门,要赶在5点半之前到沈河邮局,然后取报纸,分拣报纸,6点钟从邮局出发,开始一天的工作。小许说,自己负责的地段是五爱街和中街,这里有散户也有商家,对于散户,他需要来回爬楼梯。

  “这么跑,你不累吗?”“没觉得累,我感觉每天都很快乐!”说这话时,小许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当初,为了筹集治疗费,家里花光了积蓄,还把房子卖了,后来,亲戚朋友,许妈妈同事,还有同村人,大家东拼西凑了10多万元钱。小许说,如果没有这笔钱,自己早死了!所以,他从出院那天起,心里就在琢磨怎么挣钱,希望赶紧把这些钱还上。

  9年后,我终于还清救命钱

  “2013年2月28日,雨夹雪。外面的天是冷的,我的心却是热的,眼睛也是热的……今天是这些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我把借款还清了。”自打生病,小许多了一个写日记的习惯,这么多年一直坚持。日记中,小许画了无数个泪滴,写下十几个“感恩”。

  小许说,那天,全家人是带着两万多元钱回去的,准备还钱,可是,晚上,钱又如数带回来了。

  原来,许家人每到一处,人家都不想让他还钱。“有位邻居大爷,姓王,72岁,老人家没有退休金,靠收破烂过日子,我和爸爸一起给他送钱,大爷看见我特别惊讶,说啥也不要钱,就说‘小文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还有,我一个远房表哥,平时没有走动,他当时给我们拿了5000元,我妈还他钱,他不要,后来干脆给我妈跪下央求我妈别还钱……”

  细数着每一家拒绝收钱的情景,不知不觉,小许的脸颊已满是泪水,“这份恩情,我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自打我患病以来,家里借了将近11万元,还不出去的有5万多,其余的,全部还清了!”日记里的这句话,小许用红笔反复画了几道。他说,现在自己终于完成了这个心愿。

  心愿

  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钱会攒下来,完成妈妈的心愿,此外,我还要为灾区、有需要的人留些钱,回报社会。

  最遗憾的事:毕业典礼缺席

  在小许的心里,如果说赶快还清借款是第一个心愿,那么,没有一张大学毕业照则是最大遗憾。

  当年,沈阳晚报报道小许的遭遇后,社会上掀起了献爱心热潮,好心人自发去医院看望小许,医院减免治疗费用,各部门爱心救助,最令小许没想到的是他的同学们,自发组织捐款,认识的不认识的,大家偷偷给小许汇款,有200元、有300元,还有500元的,这些都是同学们每个月的生活费。还记得,父亲到学校办手续,班级辅导员塞给父亲一个信封,里面是3900多元钱。后来打听才知道,这些钱是自己班同学当月的补助费。

  “因为生病,我没法毕业,是学校特批给我毕业了。我没参加上毕业典礼,连张班级毕业照都没有。”言语中,小许略带伤感,这也成为他最大的遗憾。

  最大的心愿:带妈妈去看春晚

  “我亏欠父母很多,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尽可能满足爸爸妈妈,让他们每天都开心。”

  小许说,自己生病,母亲着急上火,眼睛一下子坏了,如今的视力已经开始模糊。他知道,母亲有个心愿,很想到中央电视台的春晚现场看春节联欢晚会。为了妈妈的这个心愿,他一直努力,希望可以多挣些钱,可以在妈妈有生之年带她去看一场晚会。

  小许辛苦挣钱,但从不花钱。记者注意到,小许身上的工作服已经泛白,裤脚也有些磨损,但他仍旧很珍惜身上这套衣服。分拣报纸时衣服沾上了灰土,他赶紧用手拍一拍,重新拽拽衣角。

  “不瞒你说,我每个季节就两套衣服,一套是工作服,另一套是像样儿一点的衣服。”小许说,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钱会攒下来,完成妈妈的心愿,此外,他还要为灾区、有需要的人留些钱,他也想回报社会,奉献一份爱心。    

  沈阳晚报记者 李靖

稍新:武汉“周坚强”换肾17年不离讲台
早前:香港透析女顺利产下健康女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