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荷兰的肾移植(二)

2013年6月21日 06:27 荷兰鹿特丹医学中心   吴舟桥阅读:238次
 
  跟我同一个办公室的不少大夫都是鹿特丹医学院的器官移植小组的。鹿特丹医学中心的肾移植数量在全世界名列前茅,每年要进行数百台肾移植手术。前些天和医学院肾移植中心的大夫弗兰克聊天时,就谈起了肾移植。

  和其他国家一样,荷兰肾移植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也是器官来源。一般而言,移植器官的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非活体器官捐献和活体器官捐献。非活体器官捐献的主要来源是注册器官捐献者。一旦他们死亡(例如意外、脑死亡或是其他疾病),他们可用的器官就会被移植在需要器官的病患身上。

  为了让更多人能够加入到器官捐献者的队伍当中来,荷兰政府下足功夫对器官捐献进行宣传。因此大家对其认知度非常高,注册成为捐献者甚至可以用“流行”来形容。我的同事大多已注册成为器官捐献者,完成注册所需的步骤十分简单,在手机上下个软件就能注册。

  每年荷兰新注册的器官捐献者人数高达三万五千人左右。对一个人口总数约为上海人口一半的国家而言,如此高的数量令人很难想象。不过由于荷兰社会受宗教影响较小,社会习俗也强调个人对自我的支配,因此器官捐献受到的束缚对大多数荷兰人而言是很小的。

  然而,非活体器官捐献的数量是远远不可能满足对于器官的需求的。荷兰每年每一万五千注册者中才会有一个人真正成为器官捐献者。近些年来,荷兰活体肾移植的比例逐步升高,全国超过一半肾移植都是活体移植,这一比例在鹿特丹医学院更是超过四分之三!在欧洲国家中,荷兰非活体肾移植的器官捐献比例仅排名第十三;与之相反的是他们活体器官的捐赠比例却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名列前茅——仅2012年,荷兰全境就有483例活体肾捐赠。

  活体捐献顾名思义就是把健康供体的两个肾脏之一捐献给受体患者,从此供体和受体都要各自靠一个肾生活。荷兰的活体肾来源全部为自愿捐献。值得一提的是,在荷兰大多数活体肾捐献者并非患者的一代直系亲属。也就是说,捐献者与获赠者之间并非父母子女或兄弟姐妹的关系,甚至有不少捐献是来自于朋友间的。

  除了器官来源,移植的另一大难题就是排异反应。为了帮患者寻找最合适的肾脏,减少术后排异,鹿特丹医学中心开发了一个配型系统。这个系统巧妙得让人拍案叫绝,将在下次介绍。

稍新:“橙心关爱”助透析患者圆旅游梦
早前:印度破获卖肾集团 1颗435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