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透析患者:勇敢走自己的人生路

2013年3月30日 09:04 台湾   林顺洲阅读:433次
 
  前几天我太太跟我说他的肚子很痛,痛到额头都冒冷汗,我叫她先吃颗止痛药,等周末我不用上班再陪她去看病。经三重妇科主治医师照超音波及抽血检验报告(CA125达88.5 ,正常值要35U/ML以下,明显偏高),经诊断为「子宫颈肌瘤及两侧卵巢巧克力囊肿(左右各3公分)」最好马上开刀切除。医师立刻写转诊单请她于8月15日到马偕医院,进一步检查良性还是恶性肿瘤。
  今天(8/15)洗完肾回家,睡了一会儿,下午二点要去上班前我打电话到佛堂给她(因家人反对,我们一直分住两地),电话没人接听;我又打手机给她,一样没人接听。我人在公司上班,内心一直感到很愧疚:为何我不请假一天陪她去马偕看诊?让她一个人去看诊而没亲人在身边陪伴。
  我太太个性一向胆小,连厨房里有只蟑螂如果我没有帮她捉出去,她整夜都无法入眠;偏偏我捉蟑螂的技术又很差,十次有九次都被它跑了(修道人不可杀生,不然我一脚早就踹死它了)。我一边上班,一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想:她只身到医院,如果有任何需要或不适,谁来安慰及照顾?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我以梁山伯访祝英台─不敢片刻稍息的速度赶回家看她。
  「妳今天到马偕看病,医师怎么说?」我既心急又关心地说。
  「他说要定期回医院追踪。」
  「不用开刀。」
  「不用。」她知我心急,缓缓地说:「医师说子宫颈肌瘤及卵巢巧克力囊肿没有很大,所以只要追踪就可以了!」
  「他有没有说良性或恶性?」
  「没有。」
  听完后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她做人心地善良单纯,不贪不奢,上天一定会保佑她平安的。
  回想自去年十二月结婚以来,我们没有亲友的祝福,没有新房,没有渡蜜月,加上我已洗肾二十几年,体力大不如前,每天下班后已疲惫不堪,星期天因水分及尿毒上升(我每星期一、三、五洗肾),只剩下星期六可以陪她骑机车出去逛逛;且有时透析(洗肾)不良,精神很差,只能整天窝在家里,她也很安分守在我身旁,连要到附近的公园散步我都没力气,或许今天她得到这种病我要负很大的责任。
  如果,她今天嫁的是一个正常人,可以陪她到处走走,运动一下筋骨,或许她不用每天闷在家里,就不会得到这种病了(这也是我会喜欢上她的原因──安分而体贴)。
  婚后我们一直过着平淡恬静的生活。虽然离开职场已十多年,但从小到大书不离手的我,很幸运地找到一分慈善事业基金会的工作,收入虽然菲薄,但每次领薪水时都会拿出二分之一交给她,嘱咐她去买些营养的东西补身体(她有贫血症)。
  直到近半年来,她从抽屉中拿出一叠千元钞跟我说:「你每个月给我的钱我都把它存起来,等存够了,有一天我们一定可以买一间属于我俩的小套房!」
  「我们又没儿没女,存钱买房做什么?买些营养品先把身体顾好,以后不要再存钱了,我要上班没办法买妳喜欢吃的东西,妳自己上街时,看到喜欢吃的东西就买!不用怕贵,吃的东西不用省!」我很生气地对她说。
  她满脸无辜地望着我,说:「可是我真的很想拥一间属于我俩的房子,那怕只是一间小套房!」
  我可以体会她内心渴望拥有自己的房子的强烈感,因为我俩结婚过程之所以会如此坎坷,全都是因为房子的纷争所导致;但现今大台北地区房价如此高,就算是买一间蜗居的小套房,对一个洗肾患者而言也是一种奢求,我现在只盼望她把身体照顾好,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心满意足了。
  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有肾友大篇幅讨论:洗肾患者适不适合结婚?各说纷纭,莫衷一是,支持者反对者各半(我自己也是过来人),但不管外界意见如何,最重要的是洗肾患者自己的决定。
  个人给有意结婚的肾友一些浅见:
  •   要有独立自主的经济基础。
  •   要有自我照顾日常生活的能力。  
  •   要有穏重包容的心胸气肚。
  •   最重要的是要有不弃不离,同甘共苦的决心。
  从二十二岁开始洗肾这二十多年来,除了刚洗肾那一年内心无法平静接受外,近二十多年来我早已接受「洗肾」并与它和平相处了。
  有很多网友感到非常迷惑:曾有四次换肾的机会,为何我不去换呢?
  我只会心一笑地说:我相信命运中的一切遭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能够勇敢面对自己的人生,才能活出生命的光彩,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路;否则,就算是健康强壮的人,依然会终日闷闷不乐,怨天尤人。
  想过着快乐的生活其实不难,有颗感恩、知足、惜福、单纯的心,洗肾患者也能感受到:天天是好日,时时都幸福。

稍新:肾移植女孩应聘宁波二院护士遭拒
早前:晋女婚后带夫求医23载 演绎爱情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