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救人成植物人 兄嫂欲卖肾相救

2013年3月28日 10:34 羊城晚报   黄亮 梁建荣阅读:128次
 
  昨日早上,广州大道中的行人天桥脚下,一对中年夫妇神情沮丧举着牌子欲卖肾,救“植物人英雄弟弟”,在其身旁还有两个稚气的孩子蹦来蹦去,引来众多市民驻足围观。原来,肇庆市怀集县两兄弟在废渣池救人后,弟弟意外地昏迷不醒,成为植物人(见图),哥嫂为救其而花光所有积蓄,眼看着要停止治疗,只好在广州街头卖肾恳求援助。当时的被救者迄今拒绝前来探望,谁来救“救人英雄”成难题。


  事件回放
  废池救人昏迷十月不醒
  巨额医疗费掏空李家人
  李聪森兄弟是肇庆市怀集县大岗镇谭珠村委会人,两人在云浮市新兴县从事不锈钢门窗安装工作。据哥哥李聪森说,去年6月1日早上9点多,他跟弟弟正在干活,突然听到有人呼喊救人,说有人昏倒在凉果废渣池。“我们立即放下手中活儿跑过去,见到两名男子昏倒在一个深约3米的凉果废渣池里。”“救人要紧!”兄弟俩不约而同地顺着梯子往下爬,“爬下去后,没想到我们也被熏昏了。”当地村民取来电风扇吹散池里的有毒气体后,下池救出了李聪森等4人。
  经过医院抢救后,李聪森等3人先后康复,但李摄森一直昏迷不醒。“我醒来时弟弟却没醒来,变成了植物人。”随后,李摄森被转到广州珠江医院治疗直到现在。记者致电负责治疗李摄森的广州南方大学珠江医院吴多彬医生,吴医生说:“李摄森吸入池中的脏水和有毒气体,致使大脑出现严重积水,大脑皮层缺氧,所以一直昏迷不醒。”事发后,新兴县政府为李聪森、李摄森颁发了见义勇为荣誉证书。
  如今,李摄森已经用去近70万元医药费。由于医疗费没到位,李摄森已经被停止供给营养液,只提供一些基本的理疗。床位费、理疗费,还有供高压氧费,一天要几百元。没停营养液前,每天要两千到三千元医疗费。“医院的压力也很大,不可能一直减免。”李家6人在医院旁合租了一间6平方米的房屋,每天轮流在医院照顾李摄森。
  现场一幕
  20多万元医疗费无处报销
  哥嫂一家人无奈街头卖肾
  眼看着治疗因缺钱将要终止,无奈之下,李聪森偕妻子莫接英和一对儿女,于昨日来到五羊新城广州大道中的行人天桥脚下,举着牌子欲卖肾救弟弟。牌子前摆放着新兴县政府颁给兄弟俩的见义勇为证书,还有植物人弟弟躺在医院的照片等资料,引来众多市民围观。
  “全家人撑不住了,经常奔波于新兴县、怀集县和广州市。”李家人说,他们找事发地新兴县求助,但县政府的人说要我们找信访局;到信访局,局里人说找民政局;到民政局,局里人说找新兴县慈善会;到慈善会,慈善会的人说政府没人打报告填表上来。回到家乡怀集县想报销20多万元医疗费,县社保局的人说不能报销,因为新兴县政府已经出过钱。
  据李聪森妻子莫接英反映,怀集县大岗镇已两次送来慰问品,事发地新兴县政府也曾找被救者协商,希望他们能够出一份力帮李家,但被救者都不愿意出面。“被救者从未来看望过李摄森,甚至连电话都没打过。”记者试图向事发地新兴县六祖镇政府负责协调此事的陈委员了解详情,但多次拨打其手机,显示“无法接通”。新兴县六祖镇政府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该镇政府为挽救李摄森的生命,先后花了60多万元医疗费,随后还将发动社会慈善组织捐资救助他。
  李聪森告诉记者,就算再困难也要抢救和照顾昏迷的弟弟,钱以后可以赚,但他和弟弟这一世只能做一次兄弟。(报料人杨先生,二等奖200元)

稍新:吸烟害肾!35年老烟枪暴瘦罹癌
早前:孤寡病人做透析 雷锋的哥免费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