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女婚后带夫求医23载 演绎爱情传奇

2013年3月28日 10:32 中国新闻网   张怡 范丽芳阅读:287次
 

  尹世德家中,物什不多的房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靠墙放置的一摞摞装满腹膜透析液体的药箱格外显眼。 张怡 摄


  23年间,尿毒症患者尹世德曾三次换肾,家庭因此债台高筑,但妻子孟春英依旧不离不弃,为节省费用甚至自己在家为丈夫做透析,“只希望丈夫好好活着”。 张怡 摄


  与不久前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爱》相比,山西夫妇尹世德和孟春英面对不可抗拒的“身体衰弱”,演绎了一段不同于影片的“爱”。23年间,尿毒症患者尹世德曾三次换肾,家庭因此债台高筑,但妻子孟春英依旧不离不弃,为节省费用甚至自己在家为丈夫做透析,“只希望丈夫好好活着”。
  26日,记者来到位于太原市义井街的尹世德家中,物什不多的房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靠墙放置的一摞摞装满腹膜透析液体的药箱格外显眼,床边孟春英正在将刚刚加热的透析液通过导管“灌进”丈夫的腹部,“医生交代过,回家后居住的环境一定要干净,因为在家透析最怕的就是发生感染。”
  这样的透析流程孟春英每天都要重复四五次,这种透析方式叫做腹膜透析,效果远不如血液透析,但费用勉强可以承受。即便如此,每个月6000元的固定开支让这个家庭几近绝望。
  尹世德开玩笑说,自己的透析史接近结婚史。1988年10月,26岁的尹世德和23岁的孟春英举办了简单的婚礼,第二年儿子降生。当孩子满月的时候,尹世德出差回到家中,妻子发现丈夫肚子变大,腿也变粗,全身浮肿。
  在家人的建议下,尹世德去医院检查,最终被诊断为尿毒症,医生建议必须终身透析或进行肾移植手术。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将尹世德未来美好的生活瞬间击得支离破碎。
  为了看病,夫妻俩用己积攒的生活费和工作单位支付的一部分医药费,为尹世德在大同进行了第一次肾脏移植手术。术后的情况并不乐观,尹世德出现急性排异症状,连续透析了20次后,此后尹世德身体情况意外地逐渐好转,但因做完移植手术后需要终身服用抗排异物,支付费用顿时又增加了一倍。
  此后不久尹世德和孟春英都开始在太原上班,但为减轻家里费用开支,尹世德悄悄停用了排异药。
  时隔一年,当所有人都以为生活恢复平静的时候,尹世德突发高烧。“医院检查说他移植的肾脏萎缩了,需要做第二次肾脏移植的手术。”孟春英说,做完第二次移植的一年半后,肾脏再次失效,不得已在北京进行了第三次手术。
  第三次手术并未像前两次一样顺利,为了做后续治疗,孟春英夫妇决定留在北京,并租住在医院附近方便透析。在那里一住就是14年,期间尹世德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三次手术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20多年间400多万的医疗费不仅让这个家庭一贫如洗,对外更是债台高筑。“所有亲戚朋友都借遍了,后来再去人家都不愿意借了,甚至有的说‘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以前借你的都不要了’。但这是一条生命,哪怕碰得头破血流我也得去借。”说到此,孟春英声音哽咽。一旁的丈夫听着妻子的哭诉久久沉默,似在回忆这么多年妻子的不易。
  2007年,孟春英曾将太原的房产抵押为丈夫治疗。直到2013年年初,这个家庭无力支撑,孟春英才带丈夫回到山西太原,“虽然我们这个房子抵押出去了,但是人家看我们可怜,还让继续住着。”
  这几年,夫妇俩相继都退休,单位也不能再报销医疗费,仅靠孟春英每月394元和尹世德1600元的工资度日。
  “我们结婚24年,生活给我们的只有磨练,虽然照顾一个病人很累很辛苦,但他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在记者离开时,孟春英怯怯地说,家里这样的状态撑不了多久,希望能得到社会的帮助,“不想让多年的努力落空。”

稍新:台湾透析患者:勇敢走自己的人生路
早前:感叹!四川小伙边透析边做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