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叹!四川小伙边透析边做搬运工

2013年3月27日 09:09 四川在线   胡容阅读:318次
 

  他,一个24岁的帅小伙,一个身患疾病却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农村小子;一个敢于面对生活、勇于担当的男子汉;一个想要回报曾给过他关心于关爱的的肾衰竭患者,他就是黄健。

  每周来回10小时 做两次透析
  黄健家住自贡市荣县高山镇鸦雀冲村八组,他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因为生病的原因,看上去比同年人多了几分憔悴。
  记者初见黄健是在贡井区三医院三楼肾病中心,他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表情十分痛苦。看见记者来了,连忙在痛苦中挤中一丝微笑,热情地招呼记者坐。
  记者环顾四周,其他病床都有亲人或是朋友陪伴,唯独黄健的病床前空荡荡的。当记者问他是一个人来看病吗?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黄健说“他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随父亲住,姐姐随母亲。父亲今年45岁了,这段时间是农忙,他在家里忙着种地和照顾年迈的奶奶。而且从家到医院来回需要5个小时,每次做透析需要4个小时,要是做透析时间排在上午还能赶回家,排在下午就没车回家了。两个人花费大,就自己一个人来了,有需要帮助的就请这里的护士帮忙。”
  正在做透析的黄健
  据了解,黄健从家出发要走半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坐车到荣县,再从荣县坐车到医院,一个来回就将近需要5个小时,一个星期做两次透析,马不停蹄的赶也要花10个小时。
  噩耗传来,曾想一死百了 社会关爱感到温暖 重塑信心
  黄健说“我一直就是个很内向的人,以前读书的时候就不爱讲话,也从不和别人交流。到湖南上班后,除了上班就把自己关在屋里。当得知自己患有肾衰竭时,还要花那么多钱来治病,家里又没钱,就想着自己哪天实在不行了找个地方死了算了,免得拖累家人,自己也受罪。那段时间在医院里,都感觉是世界末日了,每天都不晓得怎么过下去,就想着死了算了。母亲告诉我‘一个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是丈夫和儿子,你要是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你有想过家人朋友的感受没呢?’当时真的很难受。还有就是那时在湖南住院,一起上班的很多人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都来看望我,让我觉得很欣慰,那么多人都在关心我。慢慢的也就接受了生病的事实,积极配合治疗。”

  一边做搬运 一边做透析
  据黄健介绍,他在14、5岁的时候就换了肾炎,当时因为家里没钱,就断断续续吃药来治疗。初中毕业就到湖南衡阳打工,直到2012年7月,实在扛不住了,他才去医院检查,结果才知道已经恶化到尿毒症一期了。
  据了解,目前的这种病只有两种治疗方法一是换肾,二是做透析维持生命。黄健说“作为一个农村家庭拿来那么多钱换肾哦,只好采取做透析来维持。于是就在医院住了段时间的院,辛辛苦苦打工攒下来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家里也没钱来给我治病。自己又没文化,就只有去打点零工,那时打零工能多挣点钱的也就只有搬运了。搬运给的是现钱只要做一次人家就给钱。我就一边做透析,一边当搬运,直到年底身体实在不行了才回家来治病的。”
  “那段时间,我完全是靠意志活下来的,有时刚搬完东西,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得赶往医院做透析。医生给我不能干重活,必须得休息好。但要是我休息了哪来做透析的费用呢?只能要紧牙关过。一般做三天搬运就够那时一次的治疗费用了,一个星期刚好能挣两次透析的钱。现在已经是尿毒症三期了,实在不能干重活了,每次做透析的费用,算上路费和生活费一起四百多块钱,全靠父亲打点零工来补贴。”黄健几度哽咽着说。

  没钱治疗 险些丧命
  黄健说“今年春节,因为没钱做透析,一个星期没来做透析,实在熬不住了,感觉快不行了,父亲才东拼西凑给我凑了点前来到医院来治疗。到医院,才发现因为没及时治疗,水排不出来,造成了肺炎,脸啊、手、脚都肿了,医生说你再迟来两天就没命了。从那次之后,父亲不管在困难度得给我凑起费用让我按时来坐透析。”说着,黄健从裤兜里掏出饼干开始吃起来,边吃边说“做透析会消耗体内的营养,我得吃点补充一下。”

  想做点副业,减轻父亲负担
  谈到未来,黄健说,“我还想好好生活下去,乐观地生活,现在医学很发达,或者十年二十年后我的病就有治好的可能。现在我不能干重活想在家养点兔子或是养点鱼来卖,减轻一下父亲的负担,但现在还没有资金,都只是先想一想。”

稍新:晋女婚后带夫求医23载 演绎爱情传奇
早前:活着真好 粤三肾人术后十年徒步赴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