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不算晚 重庆卖肾小伙术前报警

2013年3月27日 09:05 山西晚报   辛戈 崔静 姜赟阅读:147次
 
  一颗年轻健康男子的肾脏值多少钱?三万五千元是地下黑市为“供体”开出的统一报价。对于有些人来说,当“走投无路”时,他们愿意动这一刀。重庆小伙刘生就是这样。
  2012年8月14日,在太原完成最终的配型检测后,即将躺上手术台的刘生,犹豫再三后拨通报警电话。他说,自己很怕,希望警方能救救他。至此,一起牵扯多人的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浮出水面。3月26日,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鉴于案情还在进一步审理中,当日的庭审没有公开进行。

  男子急用钱网友介绍可卖肾

  准备出售自己肾脏的小伙叫刘生,重庆万州人。因为家庭突遭不测,急等用钱的他2012年6月通过网络结识了一个名叫东东的人。聊天中,东东告诉刘生他有路子,可以帮助刘生联系出售自己的一颗肾脏。至于报价,若刘生愿意接受一系列身体检查,他的一颗单肾可以卖出3.5万元的价格。若急着用钱等不及检查,东东可以安排迅速交易,不过价钱只能给两万。犹豫再三后,刘生选择了前者。
  “他说管吃管住,让我来找他,其他的事不用考虑。”2012年6月27日,刘生按照东东的要求,从重庆万州踏上了前往河南漯河的列车。到达漯河后,刘生被东东安排住在了一处出租屋内。
  “当时他们安排我去医院做了一些基本检查,具体能不能配得上,还得做其他的检查项目。”刘生说,在出租屋内,还有许多和他一样在等待出售肾脏的“供体”。和此前媒体报道的“卖肾车间”一样,那些愿意当“供体”的青年男子,体检合格后就住在出租房里。平日里,他们就在房间吃饭睡觉打牌,等待传来配型成功的消息。7月26日,东东给刘生带来了“好消息”,他的血型与太原的一位“买家”配上了。
  “配型成功的消息,让东东很兴奋,他立即就给我买了去太原的车票。”7月26日晚上,刘生上了去太原的火车,而与他形影不离的,还有东东安排“照顾”他的男子强强。已与其他“供体”相处多日的刘生熟知此人的身份,用黑市交易的行话讲,强强的工作叫“跟单”,作用类似于经纪人。在太原,刘生所有的活动都由强强负责安排,但强强最主要的作用,是防止“供体”刘生突然反悔逃跑。

  觉得像被出售的货物萌生逃跑念头

  “刘生与买家的肾脏移植若成功,负责‘跟单’的强强可获利2000元,刘生能拿到3.5万。若想拿到这笔钱,必须是刘生躺在手术台上后,钱才能打到银行卡。”检察官介绍说,为了迅速完成此笔交易,他们各环节的运行效率都非常高,究其原因只有两个字——暴利。为完成肾脏移植手术,作为“受体”的买家,至少需支付类似东东这样的中介30多万,但最后落入刘生手中的只有十分之一。
  到达太原的首日,强强便联系了“太原中介”,对方安排刘生在太原的进一步身体检查,于7月30日开始进行。
  7月30日早上8点,“太原中介”带着刘生和强强来到某医院,进行血液配型检测。这一次,“太原中介”把刘生的名字改为“李武”,并支付了配型检测所需的1800元费用。
  8月14日,刘生的检测结果出来后,“太原中介”当天又领着刘生在医院门口见了准备接受肾移植手术的“受体”钢钢。
  “他们一共来了3个人,‘太原中介’指了指我,说了句就是他。”刘生说,当时双方见面的时间很短,但那一次见面的感受他至今无法忘记。“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出售的货物,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有了想逃的念头。”
  当日见面后,刘生被再一次安排进入医院检查,共花费800多元,“受体”钢钢买单,刘生的姓名则再次被改为“李尚武”。此后,刘生又被强强带去医院,预约了一个血管检查。中午12点,收到所有检测数据的“太原中介”给强强打来电话,大意为刘生全部检查结果合格,立即乘车去河北进行移植手术。得知消息后,原本一直着急卖肾的刘生害怕了,他趁强强不注意时,在即将离开太原前拨通了报警求救电话。
  每年上百万患者能做的手术仅1万例
  刘生报警后,作为利益网络的最底层,最先落入法网的是“跟单”强强。
  让检察官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这么一个入行不久的小“跟单”,手中竟也“业务”不断。据强强随身记录的资料显示,在跟踪刘生完成肾脏移植手术后,他还有9个等待与买家见面的“供体”需要服务。为何有这么多人成为出售器官的“供体”?检察官在办理整个案件过程中发现,原因为这是巨大的市场需求。
  “每年,全国出现肾脏衰竭的患者有上百万。相对于血液透析,器官移植是治疗肾衰竭更为行之有效的方法,但肾源紧缺却成了最大的拦路虎。很多排队等候的受体,都在等待‘肾源’的漫长过程中死亡。”采访中,记者发现,省城多名肾移植领域的医生在谈到这一问题时,话语中都夹杂着许多无奈。
  目前,各大医疗机构实施手术的器官来源有两个渠道:活体和心脏死亡后的遗体。由于器官短缺,中国每年能做的肾移植手术最多也就1万例,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器官移植手术国。在100:1的尴尬背后是器官移植的困境,渴盼肾源的人太多,而“供体”又很少。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催生下,一条“供体”“受体”“中介”、医院、医生相互配合、分工合作的非法利益链条便形成了。
  2011年2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明确规定,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然而,暴利的驱动让犯罪团伙不惜铤而走险。公安部去年8月发布消息称,在全国18个省市开展的集中行动中,共打掉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黑中介”团伙28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7名,其中非法行医人员18名。

  单只肾满负荷工作身体易出问题

  在采访中,记者网络检索“收肾”关键词,获得相关信息内容494万余条,其中,不乏各类“肾源中介”。在QQ群检索与“肾”有关的聊天群,动辄数百人之多的聊天群比比皆是。为详细了解“中介”如何做生意,记者以“缺钱,想卖肾”为由,与一名供体“中介”取得了联系。以下是记者与“中介”的对话。
  记者:卖肾具体有哪些流程?会不会有危险?
  中介”:先检查身体,然后再配型。配型完后,在医院观察2—3天,3天后签合约,你拿到该得的钱后才做手术。我们会安排好的医生做手术,不会有危险。
  记者:我如果真切走左侧的肾脏,会不会对我的身体产生很大的影响?
  “中介”:人左右肾只有一个肾脏工作,只有30岁以后才会启用右肾,而左肾是不用的。在手术中你切掉的是用过的肾,留下的是你没有用过的肾。卖肾可以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卖肾手术后3天可下床,10天就可以蹦跳……

  “中介”对摘除一颗肾脏是否影响身体健康的说法是否正确?

  采访中,相关领域的专业医生告诉记者,“中介”的说法完全是糊弄人。中医讲,肾为先天之本主骨生髓,少个肾,体力会有所下降,自身的排毒系统也会有所影响。正常情况下,人体的两只肾脏是交替工作的,一只肾脏工作,另一只肾脏就会休息。但如果只有一个肾脏,这只肾脏即处于满负荷工作状态,身体易出现问题。“除非你的肾脏出了问题,不得不摘除,不然医生是绝对不会摘掉一个肾的。”

  ■链接
  关于肾移植手术这些知识必须了解
  亲体器官移植手术前有哪些手续?
  亲体器官移植手术前的审查主要包括两部分:身体检查和伦理审查。对于活体和尸体捐赠的肾源,器官移植的医生是不参与捐赠过程的,而是让红十字会来参与。
  无论哪种方式捐献,手术前,供受双方,必须提供法律所需要的供患双方的身份证原件、户口本原件、双方户口所在派出所户籍证明书等材料。
  真有团伙趁人不备麻醉后偷肾?
  采访中,相关医疗方面专家表示,其实被麻醉后偷取器官完全没有科学根据。移植器官不是一个简单替换零件的过程,一般来说需要先做人类白细胞抗原(HLA)供体和受体的配型,以减少移植后的排斥反应。
  受体的免疫系统,能对体内外来组织器官加以识别后进行控制,逐步摧毁甚至消灭。这种生理免疫的过程在器官移植上被称为排斥反应,如果反应足够强烈,就会致移植手术失败。如果是陌生的肾源进行移植,能够匹配上肾源的几率连1%都不到。此外,取下的肾器官在常温下少则几分钟、多则不超过1小时就会死亡,这样是不能用于移植的。因此,必须通过降温和持续灌流来保持器官的活性,才能有效延长器官的存活时间,然而即使是在理想状态下进行保存,器官活性也很难超过24小时。

稍新:孤寡病人做透析 雷锋的哥免费送
早前:美学者利用基因转殖猎杀癌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