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医对高血压症的看法

2013年3月13日 08:49 网络转载   网络转载阅读:152次
 
  汉医对高血压症及其并发症早在古代医籍中就有详细的描述,如‘头疼’‘晕眩’‘肝阳’‘肝风’‘中风’诸症所指,均包括近似现代的高血压症,此病多发生40岁以上且体制肥胖的人,男女发病率相差无几。西医所谓的血管硬化症就是汉医所谓‘革脉现象’,西医的脑充血、血管破裂就是汉医所谓‘真中风’,西医的血管栓塞就是汉医所谓‘类中风’,西医所谓的血管硬化、血管循环不畅而引起血压高的现象,就是汉医所谓‘气血不合,肝阳上升’。
  汉医所述有关高血压症的30多种主证中,以眩晕、心悸、玄脉、薄白或红降舌苔最为多见,其发病过程由实而虚,最初表现为阳亢,继而是阴虚阳亢,再进则阴虚,最后是阴阳两虚,其主证如下:
  ●1.肝热型——头疼、头胀、眩晕、面赤、口干、舌燥、目赤多咳、便秘、口渴、形体俱实、神志不宁、烦躁恶热、胀玄数有力。
  ●2.阴虚阳亢——头晕、眼花、头重脚轻、耳鸣、烦躁易怒、肢体麻木、双手震动、舌质红、舌苔薄白、胀玄细。
  ●3.肝肾阴虚型——头晕、眼花、耳鸣、腰酸腿软、夜尿频、形气较虚、萎泄、足跟痛、舌净苔、脉沉细、尺脉弱。
  ●4.阴阳两虚型——除肝肾阴证以外,尚有怕冷、肢凉、心悸、气短、胸口憋闷、或有阳痿、早泄、腹泻等,舌质淡或红、苔净、脉有结代、尺脉弱。
  ●5.中风型——半身不遂、口歪眼邪、肢麻、头晕、动转失灵。
  以上分型各家主张不一,肝热型相当于现代西医的一期高血压,阴虚阳亢型在第二期前一阶段占多数,肝肾阴虚型和阴阳两虚型分布在第二期较后阶段为多,中风型多在第三期,汉医将中风视为高血压病后期的一种类型,可知汉医早已知高血压症和中风有密切的关联。
  各型高血压,汉方之治疗,并非以其血压高而便使用降低血压之药,乃系以先调整其全身之调和为主眼。若全身之调和获得调整之后,则血压自会趋于安定,站在如此立场之汉方,因其并非所有高血压症之患者皆使用共通之药,而且所使用不是血压降下剂之故,所以虽长期服用,血压不会过于下降,亦不会出现不良副作用。
  各型之高血压汉医之治疗处方甚多,仅列如下参考:
  ●风阳上亢——用天麻钩藤饮如减来潜阳熄风,其处方为天麻、钩藤、白疾黎、菊花、夏枯草、希鉴草,地龙、生牡蛎、珍珠母或石决明。
  ●肝肾阴虚——用复方首乌丸如减来滋养肝肾,其处方为制首乌、生地、枸杞、桑椹子、龟板、桑寄生、杜仲、牡蛎、磁石。
  ●大柴胡汤——以肥满型之体质,肌肉紧密强,有便秘之倾向,而腹证上,见有胸肋若满心下痞鞭为目标,此类患者常感肩硬与头重,此方中大黄视人而加减,以每日大便快通为度。此处方中虽未特别加入降低血压之药,但连续服用后,能使胸肋苦满减轻,上腹部之紧张消除,而病状减轻,血压便亦安定。
  ●黄连解毒汤——对于面气逆上,脸泛微红,心情焦躁不安,眼底出血者适宜。又头疼、眩晕、耳鸣、不眠等亦均可。若有便秘宜加大黄。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以有胸肋苦满及上腹部膨胀、悸动、眩晕、失眠等,并神经过敏、易于兴奋、有感情激动之倾向者,若无便秘则去大黄。
  ●七物降下汤——此为日本汉方医药家大冢惊节所创其处方,即四物汤,加钩藤、黄茂、黄柏等。对高血压症最低血压高、眼底反复出血、下肢麻痹、疲劳倦怠、及有头疼、盗汗及肾硬化症之高血压患者服用后均可见效。
  ●钩藤散——以早晨头疼、耳鸣、心气郁闷、记忆力减退等,用于有脑动脉硬化之高血压患者。
  ●八味地黄丸——用于有肾硬化症或慢性肾炎、间歇性跛行症等之高血压患者,以夜间多尿、口渴、手足烦热、腰下无力、腰酸背疼、下肢浮肿等。
  ●防风通圣散——用于肥满体质,体力充实之患者。腹部虽膨满但胸肋苦满不显者,俗称大鼓腹,亦有便秘之倾向。
  ●半夏白木天麻汤——对于胃肠弱、无力气、血色不佳、面为冷症、心下部听到振水音,并有头痛、眩晕、恶心等症状之患者适宜。
  最近日本常用之汉方降血压汉药处方
  三黄泻心汤——使用与脸色红润,天生肝火旺盛的人,平常情绪焦躁逆上(三黄胶囊),失眠不安且有便秘倾向者,据我们之经验本处方用于高血压与动脉硬化症之预防及治疗效果甚佳。
  通脉降压汤——此为丹参、川芳、赤芍、田七、钩藤、决明子、罗布麻等多位汉药所组成,对心血管、肝肾所引起的一般高血压患者长期服用有良好效果。
  (文章由顺天堂顺安堂汉医药公司提供)

稍新:腰酸背痛不一定就是肾亏
早前:糖尿病患者须尽早关注肾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