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介绍  QQ群  英文版  邮件列表  本网搜索  帮助肾友网  |  官方微博:

婴幼器官捐献:器官移植新机缘

2013年3月09日 08:53 新民周刊   王若翰阅读:237次
 

  2013年2月6日下午1点,4岁6个月的浙江尿毒症女孩可依(化名),在经历了1年多的排队等待后,终于等来了一枚与自己配型成功的肾脏。下午3点半,在家人的期盼中,女孩幼小单薄的身躯平躺在手术车上,进入了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手术室。
  经过约两小时的手术后,完成了血管重建、尿路重建的肾脏在开放血流后马上恢复排尿功能,整枚肾脏“颜色红润,充盈良好”,主刀医生朱有华走出手术室后的第一句话是:“手术顺利,小便蛮多,第一关过了!”
  此次移植给可依的肾脏,来自一名出生33天的婴儿,创下了了国内供体年龄最小的成功移植纪录。
  
婴幼儿器官移植
 
  在小可依手术之前,长征医院还顺利进行过两例供体年龄分别为出生50天和出生40天的移植手术。“通过技术水平的突破,我们让婴幼儿器官在临床上变得有价值,同时也向移植界宣告,这些婴幼儿肾脏并不是毫无用处,而是医学价值巨大的宝贝。”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医师曾力说。
  据了解,最近三例婴儿的肾脏器官供体,均来源于天津市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以可依这次接受的移植为例,供体男婴因脑部疾病死亡,其家属通过红会表达了捐献器官的意愿,但由于考虑到肾脏过小可能增加手术难度及风险,在由卫生部审定批准的全国164家器官移植中心里,最终又是长征医院接受了这枚肾脏。
  谈到婴儿肾脏移植的难度,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有华告诉记者:“与成年人的肾脏相比,婴幼儿的肾脏血管更细,这样不仅增加了移植手术中吻合的难度,而且过细的血管本身也更容易出现痉挛,况且很多患有尿毒症需要接受肾移植的儿童,自身血液因病会处于高凝状态,易导致血管吻合处产生血栓。”
      “2008年时,我院曾成功将一个供体为4岁的女孩肾脏移植给了一位成年患者。”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张雷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当时那枚肾脏来自深圳,作为器官供体的女孩发生车祸,导致心脏及一侧肾脏破裂,抢救无效死亡。虽然孩子的家长当时表示愿意将孩子另外一枚完好的肾脏捐献,但由于供体太小可能带来手术风险,这枚肾脏在当时并没有几家医院敢于接收。
  按照2013年2月25日,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总会联合召开的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会议上公布的最新数据,我国目前器官供需比为1:30。在这种移植器官紧缺的大背景下,一些因先天疾病或突发意外等原因死亡的婴幼儿的器官,却因为医疗技术上的局限,即便家属有意愿捐献,也很少有医院敢于接收,从而无法真正发挥价值。
     最终,长征医院的器官移植团队,基于自身长期以来在肾移植上的技术积累,接受了这枚肾脏,并将其成功移植给了一位患有尿毒症的成年患者。“相对于成年受体接受幼儿肾脏的手术,最近我们开始摸索着将出生不足百天的婴儿肾脏移植给学龄前儿童,这无疑是一项更大的技术挑战。”
   
为何是小可依?
  
  按照国内目前对器官捐献及分配移植的相关规定,所有器官捐献信息与等待移植的患者信息,必须在第一时间被录入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按照等待者疾病危重程度、等待时间长短和区域优先三条标准进行分配,任何移植中心及医生或患者本人,均不得人为干预,旨在让所有患者在器官移植上享有平等的权利,杜绝作BI。(编者注:狗日的网络审查,连这个词也屏蔽,太他妈的色厉内荏了!发泄一下)
  但基于婴幼儿器官在移植手术上的高危性考虑,曾力坦言,目前国内各大移植中心若遇到婴幼儿肾脏捐献的案例,均直接发给长征医院,不必将器官信息录入系统分配。“因为这样的手术,目前全国只有我们能做。同样,有接受婴幼儿器官移植手术需求的患者,也只能在我们这里进行登记和排队。”
  考虑到患有尿毒症的学龄前儿童,由于自身体形过小,腹腔容量有限,不能接受成年供体的器官移植,且成年患者接受婴幼儿供体的器官,也会产生更多的并发症。长征医院现在采用的分配原则,明确将婴幼儿器官与成年人器官分开,实行婴幼儿器官只给学龄前儿童移植的单独排序方式。在先后问题的权衡标准上,与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的衡量标准相似。
  目前在我院登记排队等候换肾的孩子有十几个,我们在接到供体捐献地发来的器官各项指标后,要首先根据血型、HLA配型和病情危重程度等各项指标,来判断等待的孩子中,谁应该接受手术。同成人排序标准不同的是,为了保证手术成功,我们还要尽量选择与供体年龄差距最小的患者施行移植。”朱有华告诉《新民周刊》,刚刚从天津方获得这枚肾脏的信息时,医院初步选定了三四名与供体各项指标基本相符的尿毒症患儿,2月6日上午,肾脏空运至上海,在现场配型最终确定谁更适合接受移植之前,孩子们均要按照相关要求,做好术前准备。“大概在下午1点左右,我们最终的配型结果才出来,确定移植对象为可依。”
  “患尿毒症的孩子会因为病情而伴随发育不良等状况,小可依一岁多的时候就因为慢性肾炎而发展成了尿毒症,到现在,四岁多的女孩看起来只有正常孩子两岁的身高和体重,所以将33天的婴儿肾脏移植给她,供体器官的大小,不会与接受者存在很大差距。”张雷表示:一般来说,如果孩子长到七八岁,就可以考虑用成年人肾脏接受移植了,不用单纯依靠婴幼儿供体提供的器官。
 
合力拯救尿毒症儿童
 
  据了解,目前在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排队等待做肾脏移植的尿毒症儿童,绝大多数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张雷表示,要使更多的尿毒症患儿得到有效治疗,全国各大医疗部门之间的配合是必不可少的。
  “以目前阶段的技术局限来说,我们还只能将婴儿的肾脏移植给幼儿,对于2岁以下年龄太小的患者,还是无法实施手术。如果一个孩子先天患有肾脏疾病,或在出生不久就患上了尿毒症,其存活到可以接受移植手术的年龄,还需要专业儿科医院来配合。通过透析等手段,延续孩子的生命。”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党委书记徐虹指出:“我国目前对小儿进行血液透析的技术还不成熟,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儿童患者,还是建议采用腹膜透析。”
  徐虹告诉记者,13岁以下的儿童,血管本身较细,客观上增加了血液透析的难度。而且同血透相比,腹透的操作也更加简单,现在的腹膜透析仪已经可以达到完全自动的工作模式,家长们可以在孩子睡觉时设定好仪器,让孩子可以在睡觉时进行透析。
  为了帮助更多尿毒症儿童有效地控制病情、延续生命,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相关负责人的呼吁下,上海市儿童健康基金会于2001年设立了上海市儿童慢性肾功能衰竭帮困基金,针对上海市内患有肾病的困难儿童,实施定点帮助。2009年,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徐汇区分会与龙华古寺协商决定,设立“生命源泉龙华古寺儿童肾病专项基金”,将帮扶对象扩大到全国各地。
  “龙华古寺每年捐出几百万的香火钱,由基金会牵头,帮助贫困家庭的患儿们分担透析费用,及向孩子们赠送腹透机,让家长们可以把腹透机带回家为孩子进行治疗。”徐虹告诉记者,除治疗本身之外,医院在近期还打算结合医院临床部门、医务部门和社工部,通过协调员的形式,为婴幼儿器官的捐献事业做出贡献,动员处于脑死亡状态且符合捐助条件的患儿家属,将孩子身上尚具备移植价值的器官捐出,造福其他人。
  “其实,与成人器官捐献相比,婴幼儿的器官捐献更容易推进。”张雷表示,婴幼儿的家庭关系简单,家庭成员一般只有父母,不存在配偶及子女,从这一点上讲,他们的器官捐献只要父母同意即可,不存在众多难以协调的因素。同时,他们的父母往往年纪较轻,思想意识更为先进,更容易接受器官捐献的理念。

稍新:准空姐患尿毒症 换肾前签捐献协议
早前:中国器官捐献:艰难的生命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