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她想拍一个人的婚纱照

2013年3月08日 11:16 重庆晚报   陈思 刘润阅读:223次
 
  90后女孩患尿毒症,每周做三次透析维持生命,两次恋爱都因病分手
  她说:“婚纱是幸福的开始,即便只有开始,生命也是美好的……”
  今天,是三八节,23岁的赵芬有一个放不下的心愿———拍一套婚纱照。
  “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没能好好地与它们道别。”这是近期大热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一句经典台词,但对于赵芬来说,一切的失去和放下都来得太快。
  “这个病让我失去很多东西———学习、工作、喜欢的零食、像正常人一样喝水的权利、和最最亲爱的外婆生活在一起的机会,还有交往一年多的男朋友……”2004年,赵芬因急性肾炎治疗不及时转为慢性。去年10月,确诊患上尿毒症。



  她的求医路  12公里路程  她一个人走
  “别的病人有家人接送,这个女孩每次都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前日中午,铜梁县人民医院血液透析室,护士崔燕红说。
  话音刚落,一个女孩从血液透析室走出来,黄色羽绒服外套下套着短裙和皮靴,长发披肩,这就是赵芬。眼前的她,和其他爱美女孩并无不同,无法想象她是一个晚期慢性肾衰竭患者,也就是俗称的尿毒症。
  “太好了,今天有人陪我一起回去,还不用走路,医生常常叮嘱我少走动。”赵芬对重庆晚报记者说。赵芬家住铜梁县石鱼镇太康村,距离县人民医院12公里远,公交只通到镇上,往村里还要走两公里多路程。
  这短短两公里,对赵芬却是个考验。
  “做透析的临时管插在右腿股静脉,每走一步都像有根棍子往腿上戳。”赵芬第一次透析后回家,两公里的路一瘸一拐走了50多分钟。
  “入春以来方便多了,前一阵子是冬天,早上去医院时天还没亮,得打手电筒。”赵芬说,每星期去医院做3次透析,每次4小时。因为住得远,早上7点前就必须起床赶路。4个月来50多趟,都是一个人。
  “右手刚做过手术,以后透析管插在手上,就不用担心爬坡或走路太久会对腿造成伤害了。”和重庆晚报记者说话的同时,赵芬右手不停玩转着一个握力环,是用来锻炼血管的,医生叮嘱常练。

  她的十字绣  新郎和新娘  幸福举行婚礼
  “你们别拍我了,拍一下那株梨花吧,开得多漂亮。”石鱼镇太康村,暖暖的阳光下,赵芬坐在家门口,指着院前一树梨花白。另一只手,穿针引线绣着一幅十字绣。不做透析的时候,这是她唯一的消遣。
  “电视机在爸爸和阿姨的房间,有电脑的房间弟弟走后就锁起来了,不过我也没什么兴趣,宁愿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绣十字绣。”赵芬说。
  赵芬给手里的十字绣,起名《盛夏》,长宽各1米多,已经绣好三分之一。展开来,满眼是葱郁的绿。绿树掩映下,一座木屋轮廓初具,和院前盎然的春景倒有几分相似。“以前我爱冬天,穿得厚厚的让我有安全感。病了之后开始期待夏天,夏天让我有生的感觉。”
  赵芬一边绣一边说,“等绣好了,拿回去挂在外婆家墙上,这里不是我的家。”
  赵芬的外婆,住在四川省资阳农村,是赵芬从小长大并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眼下她住的地方,是父亲再婚组建的家。赵芬2岁时,生母车祸去世,父亲带着大她两岁的姐姐从资阳回到铜梁重组家庭。赵芬留在资阳,和外婆相依为命,此后10来年没见过父亲。直到去年11月,尿毒症确诊后一个月,因为要治病才来到父亲家住下。
  “外婆家里放着我绣的第一幅十字绣,跟现在这幅一般大,花了整整一年,是个婚礼场景,新郎新娘笑得好幸福。”赵芬回忆,新娘婚纱尤其漂亮,长长裙摆上,红蓝相间缀着满满一圈玫瑰。

  她的初恋  对方父母不满意  她主动分手
  这幅十字绣意义深重,承载着她的两段恋情和一个婚纱梦。
  “这是2011年在广东中山打工时买的,我看到样图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好像从画上看到了幸福。”事实上,当时赵芬刚从初恋阴影中走出来。
  2010年初,赵芬在东莞打工时结识了从四川省南充的一个小伙子。同车间又是同乡,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从小没有感受过父爱、母爱,特别渴望建立一个完整的家,多一个人爱我、包容我,一起照顾外婆。”
  当年5月,赵芬随男友回南充见家长。男友父母得知她有过肾炎病史,不高兴了,当晚和儿子吵了一架,要他们分手。
  赵芬患肾炎是在初二,因医治不及时转为慢性,不得不辍学治疗。两年后还没完全康复,她就去广东打工挣钱,以减轻外婆的负担。“因为这样,我才在广东认识他,没想到也因为这样失去他。”赵芬说,初恋时病情已经稳定,她把一切坦诚相告,男友也接受,却没想到对方父母很介意。
  我的婚姻一定要得到对方父母的祝福,不然是不会幸福的。”赵芬主动提出分手。

  她的再恋  快结婚的男友  变成普通朋友
  赵芬把爱和希望一针一线缝进十字绣里,终于在2012年夏天绣完了。这时,她已经回到老家资阳,有了一个新男友。
  亲眼看着从小带到大的外孙女嫁人,也是外婆赵菊芳最大的心愿。外婆曾经天天催着赵芬的小姨介绍对象。
  “相亲哪能这么老土?”起初,赵芬心里很别扭,但一次感冒时对方的悉心照顾,她被打动了。“最重要的是,他对外婆好。外婆年纪大吃不了硬东西,他就专挑软烂的菜夹给她。姐姐结婚5年,姐夫好像从不给姐姐夹菜。”赵芬确定,她真的等到了想找的人。
  意外再次降临。去年10月,赵芬被查出患上尿毒症,正是慢性肾炎恶化所致。住院的20天里,男友逐渐从她的生活中淡出。“他送我到重庆,去新桥医院住院,第二天就回了资阳。起初,我们两天通一次电话,后来慢慢变成一周一次……”
  没多久,赵芬从小姨那里得到消息,男友家里在积极给他介绍女朋友。
  “再来电话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真的。他没吭声……”赵芬说,如今两人还保持着一周一次的通话,“但大家都明白,我们已经是普通朋友。”

  以前的心愿  找个相爱的人,一起照顾外婆
  20岁出头的女孩,本该尽情享受恋爱的美好,为啥急着走入婚姻?赵芬的答案是,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也给外婆一个完整的家。
  “外婆用低微的收入把我养大,从长大起,我的梦想就很简单,找个爱我、包容我的人,住得离外婆近一点。外婆想一起住就一起,不想住一起我们也可以常常去看她。生病之前,我的人生都是按着这个目标在走。”在广东打工时,也曾遇到来自湖北、河南的男孩子追求她,赵芬一一拒绝。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的老家离资阳很远。
  “我欠(想)她得很,但不敢给她打电话。”重庆晚报记者拨通外婆赵菊芳电话,她反复重复的是这句话。

  现在的心愿  有阳光又有樱花,拍一个人的婚纱
  “出院后我就明白,这辈子没可能像普通女孩子一样结婚了。”重庆晚报记者从主治医师朱辉处得知,如果不换肾,赵芬只能靠常年透析维持生命。如果换肾,不仅几十万元的高额费用无法承担,合适的肾源也十分难寻。
  “连喝水这样简单的事都不能做,何况是结婚、组建一个家庭?”因为肾功能萎缩,无法正常排毒排尿,只能靠血液透析将其排除体外,喝水、吃饭都要极力克制,每喝一滴就长一滴水的体重,做透析时就会多一分痛苦。
  她仍然没有放弃拍一张婚纱照的梦想。“婚纱代表幸福的开始,如果我的生命明天就结束,即便是只有一个开始,也是好的。”赵芬说,她仍然希望资阳的前男友和她一起拍,如果他不肯,一个人拍也是没有关系的。
  “最好在室外,室内布景太假,没有生气。要有樱花,因为樱花代表浪漫。婚纱嘛,我也说不上来要啥样的,但只要是婚纱,即便是像我这样普通的女孩,穿上也很漂亮……”赵芬勾勒着幻想过无数次的婚纱照图景,“哦,还要有阳光。以前喜欢阴天,病了才开始喜欢阳光,阳光让我有活着的感觉……”

稍新:世界肾脏病日:你的肾还好吗
早前:济南一医院征集资助百名肾移植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