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会得“慢性肾脏病”?

2013年3月03日 10:54 康健杂志   杨五常,张晓卉阅读:208次
 
  为什么台湾肾脏病病人增加特别快?哪16大族群小心成为尿毒症候选人?台北荣民总医院肾脏科主任、前肾脏医学会理事长杨五常从预防到治疗教您全方位了解肾脏、击退肾脏病!
  现任中华职棒兴农牛球队教练徐生明,人生与棒球几乎画上等号。
  他在32岁即成为中华职棒史上最年轻的总教练、创下全台湾棒球赛最多胜场纪录…,连回溯因为痛风而把自己肾脏三振出局的病史,也和球赛日期连在一起。
  他清楚记得痛风第一次发作是1991年7月1日,因为那天是职棒红白明星首场对抗赛。比赛结束他突然觉得踝关节很痛,不能走路,原以为是扭伤,就医后诊断是痛风,医师开了降尿酸和止痛药物,并嘱咐采低普林饮食。
  但徐生明并没有按时用药控制尿酸,仅在发作时吞止痛药,三餐照样大啖排骨鸡腿便当,使得痛风发作频率从每一两个月一次缩短为十几天,他仍以止痛药压制病情,医生曾警告他长期使用止痛药对身体有害,徐生明听者藐藐,没放在心上。
  2002年某天,徐生明跑步时突然膝盖剧痛,他以为痛风发作,止痛药连吃一个多月后,到医院做核磁共振(MRI)才发现,这次膝关节疼痛元凶是肌肉撕裂伤而非痛风,应该多休养,不需吃药裂伤也会逐渐愈合,但几百颗止痛药徐生明早已吞下肚,无声无息地损伤了肾脏。
  凑巧那几年徐生明效力的职棒球团没有安排健康检查,但他常在训练时觉得疲倦、腰痠。直至2004年初他所属的中信鲸要求球员与教练健检,徐生明才知道血液肌酸酐高达5.9mg/dl,X光片显示两个肾脏萎缩,肾脏科医师说:“如果好好保养,肾功能还可以维持2、3年,但将来可能难逃洗肾命运。”
  听到自身健康投出坏球,徐生明心里蒙了一层阴影,看到街上“洗肾中心”招牌,都会刻意转移视线,不愿面对这个事实。
  2004年7月雅典奥运中华成棒代表队由徐生明执掌兵符,出发前至医院检查,肌酸酐飙升至8.9 mg/dl,萧医师对他说了重话:“最好不要出国,休息治疗一个月,将病情控制下来,不要为奥运赔上自己的性命。”
  “但比赛近在眼前,不可能放弃,”徐生明原以为,只要生活作息正常,病情应该不至于恶化,但是从罗马到雅典,现场状况都不如他所预期。“比赛压力大,加上每天6时起床赶早上比赛,没有充分睡眠,食物也不习惯,徐生明的尿量骤减,明明感觉膀胱很胀,但每次如厕只解得出几滴尿,小腿浮肿、头晕想吐、最痛苦的是脖子以下皮肤又红又痒,搔抓难受到失眠。
  很不幸地号称史上最强阵容的雅典奥运中华成棒代表队只拿到第五名,2004年8月27日黯然返抵国门,徐生明戴上墨镜用长袖运动服遮掩病容与浮肿身躯,面对上千位接机球迷、几乎挤到脸上的媒体麦克风,好不容易脱离人潮,卸下行李冲个澡,旋即奔赴医院急诊室。
  血液报告显示肌酸酐浓度高达12mg/dl,主治医师面色凝重说:“变化太快,非洗肾不可了。”安排徐生明转院治疗。因为长年痛风控制不佳,经常服用非类固醇消炎止痛剂,加上血压高等因素,棒球铁汉变成末期肾病变患者。
  【医师观点】
  “痛风肾病变”应该是综合慢性尿酸盐肾病变、高血压、及止痛药肾病变等合并症之症候群。长期严重的痛风可使尿酸盐沉积在肾脏引起肾病变及高血压,高血压控制不良、或因反覆发作的关节痛而长期或反覆服用止痛药,两者又可恶化肾病变导致慢性肾衰竭。
  徐总教练是运动员,激烈或长时间的运动,身体会代谢产生大量尿酸;运动员又因大量消耗体力,需摄取高量的蛋白质及卡路里来补充;加以忙碌的训练活动,忽略高血压及高尿酸的控制;反覆痛风发作时就服用止痛药或秋水仙素,以为『关节不痛就没有问题』,没有积极用药物降尿酸;这些因素都是痛风病人得到慢性肾脏病而不自觉的典型例子,再度见证“肾脏病是无形杀手”。
  口服药物降尿酸应当成控制高血压一样,长期服用。没有配合医嘱,自行断续服用降尿酸药物,往往是痛风反覆发作的常见原因。
  徐总教练在接受腹膜透析治疗二个月后,顺利由弟弟的捐赠接受肾移植,目前肾功能正常,长期服用低剂量降尿酸药物benzbromarone,四年来尿酸值均控制在4-6 mg/dL,不再有痛风发作。

  书名:爱肾好生活
  作者:杨五常、张晓卉
  出版社:《天下杂志》出版
  出版日期:2009/02/28

稍新:女性健康之《完全月经手册》
早前:夜尿、尿有泡泡...破除肾病10大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