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可以逆转的尿毒症

2013年2月28日 09:03 网络转载   叶任高阅读:171次
 
  1993年2月27日的《羊城晚报》上有位作家称尿毒症为绝症,只能依靠透析来维持生命,且随时有离开人间的危险。现实生活中,即使医务人员也有人错误地认为尿毒症只有依靠腹膜透析、血液透析或肾移植活着,属于慢性“癌症”,而不能真正良好地生活。
  事实究竟怎样呢?本人收治过一位女性狼疮尿毒症患者。那时她结婚3年,刚做了母亲,孩子不足半岁,她却因尿毒症血液透析数次,每日的尿量不足50毫升,原本漂亮迷人时脸蛋变得苍老憔悴,丰满矫健的形体变得虚弱不堪,双腿如灌铅一般。看着丈夫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望着孩子那天真可爱的脸庞,丈夫失去妻子、孩子失去母亲的阴影无时不笼罩着她。恶梦常常使她惊醒,泪水经常浸湿枕头,尽管她不信鬼神,可还是虔诚地祈祷上苍保佑她摆脱透析,病除体健,做一位名副其实的妻子;做一位尽职尽责的母亲。入院后,医务人员经详细询问病史,全面体格检查,发现狼疮病史不超过2年,双肾体积没有缩小,肾功能最近才进行性发展至尿毒症,各种免疫学检查明确支持有狼疮活动,在立即给她腹膜透析的同时,予以环磷酰胺、激素和中药治疗。两周后病人的尿量增至每日1000毫升,两个月后每日1500毫升,她终于脱离了尿毒症危机,解除了透析,恢复往日的青春风采。怀中抱着咿呀学语的孩子,身边依偎着潇洒英俊的丈夫,甜蜜充满了她的心田,幸福再度光临这个家庭。
  还有一位13岁的女孩,不明原因肾功能急剧恶化,发展尿毒症,每日尿量不足100毫升,平时活泼可爱的孩于一下子变得迟钝虚弱。听说需要一辈子透析或肾移植,父母的脸上整日愁云密布。她才13岁呀!真正的生活还没有开始,就背上这个沉重的包袱,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经过几个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孩子苍黄的脸变得红润而充满朝气了,每日以滴计算的尿量增至每日1500毫升,尿毒症已成为过去。不知病史的话,你很难想象她曾是一位尿毒症患者。
  还有一例,一位老太太患尿毒症2月余,尿量一天比一天少,浮肿一天比一天加重。入院后,发现双侧肾结石、肾盂积水,外科手术取出一侧结石后,尿量立即增加,一个月后又取出另一例结石,尿量正常,肾功能完全恢复,焦黄忧虐的面容换之以容光焕发,虚浮臃肿的身体变得结实利索,整日乐不可支,彻底摆脱了尿毒症。
  尿毒症经治疗,脱离透析,恢复正常生活的事例,不胜枚举。
  是不是每一例尿毒症都能脱离透析呢?显然不是。只是有可逆病因的尿毒症,例如:进展迅速的狼疮性肾炎尿毒症,急性尿路梗阻包括结石、血块等引起的尿毒症,在消除可逆病因后,则尿毒症可逆转至正常。因此,认为尿毒症是一种绝症,只能靠透析维持残生的看法未免偏颇。尿毒症病人正确的做法是,到一家医疗技术较好的医院求医,让医生尽一切可能寻找可逆病因,争取尽早彻底消除可逆疾病,脱离尿毒症。如果病人家属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或者医生没有这样的观念,错过了可逆转的尿毒症治疗时机,则会变成不可逆转的尿毒症,如结石梗阻引起的尿毒症超过3个月;或者狼疮性肾炎引起的尿毒症不给予治疗,单纯依靠透析维持生命超过半年以上。都会从可逆性尿毒症变成不可逆性。每个病人以及他们的家属都应知道,尿毒症并非都是绝症,应尽最大的努力不失时机地抓紧治疗,让幸福重新光临每一个可逆转的尿毒症患者和他们的家庭。

稍新:尿毒症的治疗
早前:慢性肾功能不全病人的高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