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男子神秘“丢失”右肾

2013年2月02日 21:54 保健时报   褚世绍阅读:253次
 
  因公受伤右肾不翼而飞
  1994年12月5日,29岁的杜明坤去维修村里电线线路,爬上电线杆后发生意外。电线杆倾倒,杜明坤被砸在下面,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后被送往医院抢救,经诊断杜明坤的肝脏和胃破裂。医院给杜明坤施行了修补肝脏和胃的急诊手术。手术后,杜明坤脱离生命危险,于1994年12月27日出院,回家休养。
  时间一晃过去18年。2012年9月,高密市组织临床专家送医下乡,为村民免费体检。杜明坤在体检时,B超检查结果发现:右肾缺失。杜明坤的右肾不见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彻底搅乱了他平静的生活。带着疑虑,他先后到两家市级医院复查,结果同样是未见右肾。于是,他决定到医院查阅当年手术记录,几经周折,找到了当年的手术记录,但详细的手术记录通篇没有提到切除肾脏的事情。这18年来,杜明坤再也没有进行过任何手术,一只肾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最坏假设肾被医院摘除
  杜明坤回想起自从手术后就元气大伤,身体每况愈下,一直没有恢复,才47岁就满头白发,看上去像60岁的老人。杜明坤因此做了最坏的假设:医院当年在手术中偷偷摘除了我健康的右肾。想到这些,杜明坤就怒火中烧、要去找医院拼命。经朋友开导,再三斟酌后,他向保健时报社出示相关资料,寻求媒体帮助。
  记者走访时发现,杜明坤1994年入院时,B超诊断为“双肾及肝脏未见异常”;手术时“探及右肾及十二指肠无异常”。出院时未作诊断。
  2012年12月5日,相关医院彩超诊断为“右肾缺如”。4天后,另一家医院复查彩超诊断为“右肾区未探及肾脏回声”。另据有关医院口头回复:此后,他们又为杜明坤做过CT检查,并请相关专家进行过远程会诊,结论均为“肾萎缩”,但一直未出具诊断结论。
  专家分析“丢肾”的事实不充分
  保健时报社将杜明坤“丢肾”案资料送交北京环球了望医药技术研究所。该研究所执行所长兼北京大学“医院诊疗流程研究”课题组副组长、卫生部医疗质量安全监测CHQIS课题组研究员王锡宁以第三方专家身份,深入解析此案例。
  面对杜明坤“丢肾”案,王锡宁所长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要将事实与对事实的理解区分开。此事件中,两次B超检查显示:“右肾区未探及肾脏回声”是B超检查事实;而报告“右肾缺如”只是一种临床理解。杜明坤“丢肾”的深仇大恨,从一开始依据的事实不够充分。
  第二,要采信优先级更高的临床资料主持公道。此事件中,CT专家会诊结论为“肾萎缩”是更高优先级检查报告。此报告意味着杜明坤的右肾还在,只是发生了不明原因的显著形态变化,甚至连B超检查也无法识别。这是依据现有资料经过技术交叉验证的事实,医院方面可以进一步对杜明坤的右肾萎缩残骸及瘢痕组织形态进行泌尿系统造影和计算机三维建模,在可视条件下,从输尿管起始端形状鉴别或排除右肾被人为切除的可能性。向患者负责,同时也向医生负责;不冤枉好人,同时也不放过坏人。
  第三,要相信人而非设备。他提醒媒体记者讨论医患纠纷不要再用过激语言吸引大众的眼球。要通过媒体宣传,达成社会共识:临床诊断是人类的智慧,设备检查结果永远都不是临床诊断。这是要用血和生命捍卫的医学常识和尊严。
  和谐不是捣糨糊,王锡宁表示,杜明坤“丢肾”案,引发仇恨的关键是“医生盗肾”假设,如果不及时消除患者信任危机,如果调查过程有徇私枉法的蛛丝马迹,加之媒体“煽风点火”怂恿炒作,就可能诱发“基于假设的医患仇杀血案”。
  德国学者尼古拉斯·卢曼把信任定义为:“为了简化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关系。”针对杜明坤“丢肾”疑问,医院可以很容易找到结果。对于医院来说,信任更关键的是来自医院坚决维护患者利益的态度,而不完全是调查结果。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

稍新:春节生活指导专题
早前:长期过度免疫 河南移植病友又患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