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卖肾案 摘肾51枚

2012年12月15日 09:18 京华时报   孙思娅阅读:245次
 
  16名犯罪嫌疑人,9个月内摘取51枚肾脏器官,出卖后获利1034万元,他们中除了人体器官贩子还有正规医院的医生。昨天,因涉嫌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这15人在海淀法院受审。据了解,此案是我国目前最大的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案件,庭审未对媒体公开。

  此案在检方最初起诉时,是16名犯罪嫌疑人,因有一名被告人医生在开庭前患病身亡,所以嫌疑人变成了15名。

  据检方起诉,2010年3月至12月间,郑伟等人在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火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北京海淀区颐和山庄玉华园别墅的临时处所,先后组织雇用多人非法摘肾转售牟利,共手术摘取了51枚活体肾脏,出售给需要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涉案赃款1034万余元。这些犯罪嫌疑人中,包括4名正规医院的医生。

  在昨天的法庭上,多数被告人表示认罪,几名医生则对起诉书指控提出异议。他们称,并不知道郑伟等人从事非法买卖人体器官。医生们称,他们第一次见到郑伟时,郑伟穿的是北京某大医院的衣服,并向他们自我介绍称是北京某大医院的工作人员,还拿出了这家北京大医院的证明。医生们说,当时郑伟邀请他们参与进行摘肾手术,并称北京这家大医院要和徐州方面搞技术合作,建立一个透析中心并进行肾脏移植手术,所以医生们认为自己是被郑伟蒙骗,并不明知是违法的摘肾,更不知道涉及人体器官买卖。

  此外,一些被告人的律师还提出,此案在2010年案发时,我国新刑法还没有实施,还没有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罪,当时警方是以非法经营罪立案的,而现在起诉书却指控他们涉嫌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罪。

  据了解,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多,择日将继续审理。

  □幕后

  医院副院长参与其中

  团伙中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郑伟,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最初是靠在网上做人体器官中介赚钱。这种买卖由于介绍成功后需要受、供双方自行协调手术等后期事宜,一来成功率较低,二来每次介绍成功,郑伟最多只能获利1万元,因此他便打算自己组织买卖人体器官的一条龙服务。

  2010年春节前后,郑伟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安徽省萧县某医院的医生周鹏,他告诉周鹏每促成一个换肾手术可以获利三四万元,并答应每做一个摘肾手术给周鹏2.5万元用于各种人工等费用开销。

  经郑伟授意,周鹏很快就出面承租了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县某医院的手术室,同时找来了专门进行外科手术的医生赵健、当地某医院业务副院长杨国忠和麻醉医生赵辉。

  据医生赵健等人讲,他们起初曾对郑伟起过疑心,因为郑伟跟他们宣称自己是北京某大医院的文职人员,需要和徐州方面搞技术合作,建立一个透析中心并进行肾脏移植手术,但是赵健等人认为自己是小地方的医院医生,论技术、论资历北京的大医院都不可能来主动找自己合作,所以郑伟的说法很不可信。但是由于郑伟称,每次手术都给他们几千元的报酬,所以赵健等人也没有太去深究,干脆闷头做手术拿钱。

  据指控,从2010年3月至2010年6月间,在郑伟的组织下,周鹏、赵健等人在铜山县某医院,共实施手术摘取了二十余个活体肾脏运往北京出售给需要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为了方便运输肾脏,郑伟还专门以每个690元的价格从医疗器械销售机构购买了6个运输肾脏的箱子。

  50万北京建摘肾基地

  2010年6月间,郑伟运肾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车上的3个肾脏无法使用而且车辆损坏严重,于是郑伟开始筹划直接在北京建立一个摘肾基地进行摘肾手术,以方便将摘取的肾脏及时送到相关医院供受体做换肾手术。

  2010年9月,经过长期筹划,郑伟等人在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山庄小区的一幢四层楼别墅,耗资50万打造了一个摘肾基地。该别墅是郑伟通过房屋中介以每月7000元的价格租下,此外又通过徐州当地团伙中的医生运来了所有摘肾手术所需的医疗器械,还请来了专门负责护理的“护士长”樊海雁等。

  摘肾手术转移至北京后,每次做手术之前郑伟都会通知周鹏联系主刀医生早上坐飞机来京,由郑伟的女友王英去车站或飞机场接医生直接赶到颐和山庄,一天摘除3到6枚肾脏,晚上手术完成之后再由王英开车送医生回车站、飞机场离京。

  卖肾集团的收入可谓暴利,但是提供肾脏的人却只能得到其中的一小部分,甚至零头都不到。据肾脏供体张某证实,他因为经济拮据而出售了自己的一个肾脏,当时双方最后约定的价格为2.5万元。张某的这枚肾脏被移植到了急需换肾手术的尿毒症患者王某身上。据王某称,他在京治疗期间,在医院里认识了郑伟,二人经商谈,最后价格定为22万元。这中间的近20万差价,全部被郑伟等人获得。据郑伟交代,与他联系卖肾的“供体”出售肾脏的报酬在2万元至2.5万元。

稍新:水果切开卖 糖精水泡伤肾脏
早前:减肥药含Orlistat 可能损肝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