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向陈祖德大师致敬

2012年11月02日 16:12 网络转载   网络转载阅读:898次
 


  我活了下来。我终于出了医院的大门。看到了那原来是司空见惯而如今一切都那样新鲜、动人、充满生气的街道、商店、行人....我想起美国盲聋女作家海伦。凯勒写的《假如我能看见三天》。我总不止看见三天吧?
  我从死亡线上又回到了这个世界里。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体味过失去这个世界的滋味,我充分地享受着重新获得这个世界的欢乐!
  我的心脏在我虚弱的身子里强烈地跳动着....
  (全文完)
  后记
  当我终于写完了最后一章时,不由得长长吁了一口气。每当一次漫长而重大的比赛结束时,我也有类似的感觉,然而这一次比任何比赛都更加漫长,更加艰巨。我自知做的是一件力不从心的事情。
  我在病重时才突然想到要写这样一本书,而且执意要完成他。但这本书究竟能否完成,我心中实在不踏实。几次病危,病后虚弱不堪的身体,以及病魔是否真的被驱除,这些都是我担心的理由。因此开始写作以来,我的心上就压上了一块无形的巨石,直到现在,也仍不轻松。我担心我想写的那些内容是否都准确地表达出来了,人们看了这本书是否会有所裨益。
  在棋坛上我是自信的,在笔坛上我缺乏自信。
  我感到高兴的是,在写这本书时得到了严文井这样一位高师的指点,他自始至终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和鼓励。写最后一章时,他特地打来电话,从围棋的官子讲到文章的结尾,从交响乐的旋律讲到书的主题。我从这位文学界前辈身上获得的教益,非言语所能形容。
  我的年迈的母亲,一字一划地为我抄写书稿,有时还提出写作上的意  见,她因这本书的写作又凭添了华发。
  超越自我是我渴望追求的一种人生境界,但我终究达不到。如果达到了,那么这本书也许都不用写了。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稍新:黄洁夫出席中澳器官移植体系研讨会
早前:甘肃:县以上医院推广腹膜透析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