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向陈祖德大师致敬

2012年11月02日 16:12 网络转载   网络转载阅读:898次
 


  人们这样的关心,也使我感到自己的病可能不轻。有的人免不了会露些马脚,首都医院有一位热心的医护人员在看望我时说漏了嘴:“你的手术动得好,瘤子切除得很干净。”
  “这个瘤子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我提了个理所当然的问题。
  他一看苗头不对,支支吾吾地离开了病房。
  清华大学一位患了癌症的教授到医院来探望我,在言谈之中他这么说了一句:“你的病和我是一样的。”旁边的护士大吃一惊,马上找借口把这位教授拉了出去。首都医院善良的医生护士们不忍心让我面对癌症的打击。“敏之,我的病情你一定要如实告诉我!我还有工作要做,你是理解我的。”
  终于一位医生来到我的身边,手里捧着我的病历,源源本本地介绍了我的病情。为了让我确信,他还要我亲眼看看自己的病历。我不看,已无此必要了。我发自内心地说了声:“谢谢!”
  此时我又想起了中江兆民,我可真的要好好向他学习了。当年医生明确跟中江说他只能活一年半;而我显然不止这些时间,我比中江幸运多了。
  这年年底,我到上海去疗养。我随身带了些必要的资料和稿子,一种崭新的生活在等待着我,这种新生活对我充满着诱惑力。
  谁知死神对我并不罢休,它的阴影紧紧地伴随着我。抵达上海的那天晚上,我感到浑身乏力,不思饮食,还不时恶心。第二天我立即被送往上海市的瑞金医院--转氨酶高达1000。是输血引起的黄疸性肝炎。
  在瑞金医院里我躺了足足五个月,在这期间死神向我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我一天瘦似一天,周身的皮肤一天黄似一天,两眼居然变成绿色,我照了镜子不免联想到荒野中的饿狼。我的黄疸指数几乎上升到极限了,随时可能告别人间,当我想到儿子,心里就痛苦不安。单式我随即又会想到未竟的事业,想到还未动手的《回忆录》,我怕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写了,真是揪心呵!于是我立刻从各种纷乱的思绪中超脱出来,只觉得自己好比一个战士在战斗的紧要时刻,突然发现自己的DanYao(狗日的网络审查官们,你们怎么不去死——编者注,非陈祖德原文)已所剩无几,而可恶的敌人却蜂拥而来!
  “孩子他妈,我并不怕死,但我那本《回忆录》一定要写出来。如果我快不行了,没有时间写作了,那你找个录音机,把我想讲的录下来。”
  现在我可羡慕中江兆民了,他有一年半时间,而我呢?天知道!如果某位医生在此时对我说:“陈祖德,你还有一年半的时间。”我定会跳起来拥抱他。
  死神终于被击退了,与死神对阵的绝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肌体,而是由很多力量组成的一支壮观的队伍。上海市委和上海市体委对我这个上海围棋手给予了很大的关心。尤其是上海的医务人员日以继夜地奋战,传染病科的王主任五个月来几乎所有节假日,包括元旦、春节和“五一”,总要来到我的病房,认真地察看我的病情。我的亲人们、朋友们都尽到了自己所能尽的努力。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们寄来了大量鼓励我的信件,提供了各种治病秘方以及热心地要为我输血。我得到了各种紧缺的而又十分重要的药物,我还得到了比这些药物更为可贵的精神上的慰藉和鼓舞。
  我真正地意识到我的生命并非只属于陈祖德个人。仅仅是不怕死,那只是初级阶段的超脱,有时甚至只是对病痛的一种解脱。我要坚强地活下去。仅仅为了爱我助我的人们我也得活下去!我知道这种“存活”决不是轻松的。今后我活着就得不断地和癌症作斗争,不断地自我战胜。老子说:“自知曰明,自胜曰强。”隋代思想家王通说:“自知者英,自胜者雄。”
  人类正是在不断地发现自己的弱点、缺点,从而在不断地战胜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中得以进步的。一个人拼搏的过程就是忘却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眼看着后起之秀要跑到前面,同样需要超越自我才能大度地欢迎别人战胜自己。作为一个围棋手,我的运动生命是结束了,但这绝非我的终点,而是我新的起点。陈祖德可以不是围棋手,但陈祖德永远是一个围棋工作者。


稍新:黄洁夫出席中澳器官移植体系研讨会
早前:甘肃:县以上医院推广腹膜透析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