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向陈祖德大师致敬

2012年11月02日 16:12 网络转载   网络转载阅读:911次
 


  我想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向领导同志倾吐自己的心声了。从我开始学围棋不久,就得到一些领导同志的关心。但是一开始就有人对此相当忌讳,他们顾虑我会向领导同志随意反映情况甚至告状。有的基层领导曾明确告诫我和其他棋手:“陈老总接见时,你们不能随便发表意见。”害得我们在陈老总身边显得不应有的沉默和拘谨。其实我根本不是个在领导同志面前随意发表意见的人,虽然我的确告过几次状,但那是在忍无可忍并且不如此则只能眼看围棋被取缔的情况下。我始终很坦然,因为我从未向领导同志为自己个人的利益提过一点要求。我也并非无畏的斗士,我一向认为人与人的关系应当和睦融洽。但是,当围棋事业的生存面临威胁的时候,如果只为顾及自我的得失、自我的安危而不敢站出来说话,那还算是个围棋手吗?
  其实,中央领导同志是很愿意倾听各方面各阶层包括普通群众的意见的,很希望更多地了解民情、国情。作为各级领导也应当让群众有机会向中央倾吐心声、反映意见。如果广大群众能够心情舒畅、各抒己见,那么我们的民智就可以大大地开发,我们的国家就可以迅速地发达。人民畅所欲言的程度往往和国家兴旺发达的程度成正比。
  信写好了,这是我给邓副主席的第二封信。五年前“四人帮”要对围棋下毒手时,我和几位同志联名给邓副主席上书。这五年中发生的事很多,然而给我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那封信上邓副主席鲜明有力的批示。这次我在病床上写信并不是告状,而是一个围棋手向中央领导倾诉衷肠。我只是希望我国的围棋事业今后再也不要多灾多难,再也不要有生存危机了。
  此时,我自身已真正地面临着人生危机--癌症。我还被人瞒骗着,但敏之已经知道了,知道了这一她最怕知道的消息。敏之平时像其他女孩一样爱哭,关键时刻又像男子汉一样具有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她一方面“伙同”医务人员一起向我施着“瞒骗术”,一方面马上返回北京替我作下一步的安排。事后我回想起来,她奔忙于成都、北京的时候,天知道她流了多少眼泪!她第一天知道我病危时,24小时没合过眼。她一宵睡不着--也就是流了一宵的泪。
  数天后,我由罗建文陪同回京。建文的年龄比我大将近一岁,在新中国的围棋手中,他和我都属资格最老的。他平时落拓不羁,坐着没个样,站着也没个样,甚至公开讲棋时人也站不直。但他恰恰正直、豪爽、狭义、始终如一。
  离开成都真有些依依不舍。那些对工作负责而又热心的医务工作者,那些真心诚意为我焦虑、操劳的围棋工作者和四川的一些领导干部使我对成都的感情更深了。我想自己一定还会到成都来的。在这个城市中有那么多竭尽全力帮助过我的人,我要好好答谢他们。
  9 月29日,我躺在北京首都医院的病床上被推往手术室。医生们编造了一些理由说我要挨一刀,并且是不小的一刀。我怀疑他们说话的真实性,不过既然说要开刀,那总是有必要开的。我不愿胡思乱想。我多少有些相信命运,如果注定我不行了,那着急也没用。反正到了医院我就把自己交给医生了。我躺在手术床上,由着护士们给我输血、打麻药,人有时竟是这样无能为力。再伟大的人物也可能有这样的时刻。我们实在不必把生死看得太重了。我现在是什么也不用干,什么也不去想了。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怎么这么平静,这么超脱。我像一个旁观者似的打量那些围着我忙个不停的医生和护士。他们身穿蓝色手术服、戴着蓝色手术帽和大口罩,他们只露出一双眼睛;而我呢?什么都没穿,连眼镜也早被摘除。众多的“武装到牙齿”的人在对付一个暴露无遗的不能动弹的人,真是有趣之至。
  开刀当然不是有趣的事。亏得给我做手术的医生们医术和人道都是最佳的,每每有人指着我胸上那一尺多长的刀疤说:这个手术做得非常漂亮!
  我再也忘不了这些赋予我生命的医生们。十天后我能站起来了。我往磅秤上一站,好家伙,二十斤肉不翼而飞。然而这些对于一个以前显得胖了些的人来说也不算是坏事。
  手术后我才知道,很多人在为我的生命担忧。手术那天国家体委的王猛主任和李梦华副主任等不少同志始终在医院办公室等候消息。手术的全过程不断传向这间办公室。当恶性肿瘤被切除下来并基本上判断为早期癌症时,多少同志为我松了一口气呵!尤其是训练局的副局长张钧汉同志像听到捷报一样欢呼起来,其真挚的情感令我感动不已。敏之还告诉我不少中央领导同志也关心着我的病情。邓副主席看到了我的信后不但对围棋事业十分关心,而且还对我的健康情况作了批示。方毅同志在我被送进首都医院的当天,就来看了我。我深知这一切绝不仅仅是对我陈祖德个人的关心,而是体现了党中央对围棋事业的关怀,想到这里又很感欣慰。我的很多棋友在我手术后轮流守护着我,还有很多围棋爱好者从全国各地向我表示慰问。
  一个围棋手生一场病能得到这么多的温暖!


稍新:黄洁夫出席中澳器官移植体系研讨会
早前:甘肃:县以上医院推广腹膜透析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