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向陈祖德大师致敬

2012年11月02日 16:12 网络转载   网络转载阅读:906次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运动生命结束了。
  尽管我早有预感,但这一天真的到来我又感到如此突然,如此不能想象!对于死亡,我想得很少,而且我从来不感到死亡有多可怕。生老病死,
  是每个人均要遇到的,不可避免的,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我陈祖德是为围棋事业活着的,我已下了近三十年围棋,我不能离开纵横的棋盘和黑白子!
  一会儿,成都的一位副市长带着几位医术高明的内科医生来给我会诊。这位热心的副市长听说我病了,马上驱车到几位医生的家中,把他们从被窝中请了出来。这几位医生给我认真地做了检查,由于查不出其它症状,就初步诊断为急性胃炎。
  急性胃炎,对于吐血病人来说没有比这再好的结论了。但我觉得有些奇怪,我在20岁左右确有胃病,后来很多年我的胃一直不错,怎么无缘无故得了急性胃炎?不去管他,反正这次诊断出胃炎是好事,这次“新体育杯”虽然参加不了,但不久我就能重返棋坛。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为了让我得到较好的治疗,这天上午我将转到四川省医学院附属医院。
  当人们一定要我躺在担架上抬上救护车时,我真哭笑不得。我想自己便血了二十多天,还不是把全国赛下完了,如果被医生知道,早就禁止我比赛了。医生的话有时要听,有时可听不得。
  还真巧,附属医院负责我的周医生是个围棋爱好者,成都市的围棋活动非常普及,走到哪儿都能遇上围棋爱好者。周医生与我一见如故,对我关怀备至。我深感围棋爱好者对围棋手和对围棋事业的热诚。
  就在这天下午,当我躺在病床上休息时,忽然敏之走了进来。太出乎意料了。我凌晨被送往医院,才十来个小时,她就从北京赶来了。我心里不免埋怨一些同志太大惊小怪,当然人家是一番好意,我又是感激他们的。
  敏之的眼睛有些红肿,我问道:“你哭了?”她不回答,也不用回答。我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但人还是胖胖的,食量依然和平时一样。医生已诊断是急性胃炎,敏之总算放心了些。但她心里在嘀咕,她想我好端端的一个人,这次发病有些蹊跷。她一面跟医生商量如何给我进一步检查,一面找了些医书和我一起翻阅。我对医书毫无兴趣,但她那样认真,我只得奉陪。于是我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还有胃窦炎、萎缩性胃炎等医学名词。
  我虽然不愿看医书,但我是个爱读书的人。人们知道我有这方面的爱好,就给我找来不少书籍杂志。躺在病床上看书真是一大享受,人的一生中只要有下围棋好看书这两个爱好,那保证一辈子不会寂寞,生活永远充实。
  在众多的书籍中,有一位日本哲学家叫做中江兆民的一本哲学著作《一年有半》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中江知道自己患了癌症,医生跟他说他的生命还有一年半的时间。他并没有忧虑重重,而是认为“一年对我来说已是寿命的丰年。”他带病坚持写作,终于完成了这本《一年有半》,这之后,他的病情日益加重,已无法讲话。但他又写了一本《续一年有半》。
  他的生命之光虽然已极其微弱,但又是那样的强烈,那样的光彩夺人。我欣赏中江的人生观。他不怕死,面对死神那样的坦然;但他又极其珍惜生命,使短暂的生命展现了不可估量的价值。
  是呵,人生在宇宙中是那样的短暂,不要说三十多岁,即使一百多岁、三百多岁,不也是一刹那。从这点来说,生命是短促的。真正明白了这一点,就不再唉叹生命的长短,而只着眼于人生的价值了。
  中江的启示,使我躺在病床上兴奋莫名。中江写这本《一年有半》时恐怕也未能料到80年后在邻国有一位病人深深地向他致以敬意。


稍新:黄洁夫出席中澳器官移植体系研讨会
早前:甘肃:县以上医院推广腹膜透析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