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器官移植”看上去很美

2012年10月12日 08:25 网络转载   梦离柯阅读:267次
 

  卫生部撰写的《中国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日前经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讨论通过。新规对器官获取组织予以规范,今后器官移植试点医院如获得器官,需要由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来分配。( 2012年10月10日《大河报》)

  相关部门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有近100万终末期肾病患者,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需做肾移植,但我国去年全年进行的肾移植手术不到4000例。另外,我国每年有30万终末期肝病患者需做肝脏移植,但去年肝脏移植总数还不足1500例。正是由于器官的稀缺,导致很多患者只能抱憾离世,而有些不法分子则干起器官买卖的违法勾当。

  生命健康权是民众享有的最基本人权,器官买卖严重损害人的人格尊严,同时也给手术带来很大的风险,引起道德风险和刑事犯罪。为此,相关部门必须要对器官移植进行规范管理,禁止非法出售人体器官、非法买受人体器官、从事人体器官买卖中介等违法行为的发生。

  《中国人体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今后,器官移植试点医院如获得器官,需要由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来分配,将器官分配给最需要的人,并且从源头上实现器官分配的公平、公正、透明。这样的政策规定看上去是很美,但从目前的社会大环境看,真正做到“公平、公正、透明”又何其难?

  几乎每一次的干部竞争上岗,都提到“公平、公正、透明”,可到头来却取决于谁的马屁拍得响,谁与上级领导的关系亲,手腕耍得巧;公务员或事业单位等金饭碗、铁饭碗的招聘,“公平、公正、透明”都被喊得震天响,到头来却演绎着一场场“萝卜招聘”、“近亲繁殖”的闹剧;本是为穷人解决住房问题的经适房,到头来却落到权贵人士的手里;就连低得可怜的低保金,也被那些有关系的富人瓜分……与民争利,与穷人争利,早已是一种常态。

  再回到器官移植的问题上来,钱财、职位,这些乃身外之物的东西都能引起一些人你死我活地争抢,何况是关系到基本生存权的器官,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在器官面前,同样是患者,穷人、普通人能得到器官的机会肯定要比达官贵人、富人少得多。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两个病人,一个是家徒四壁的穷人,另一个则是位高权重的达官贵人,两人同样非常需要器官移植,而面前只有一个器官,这种情况下,这个器官会被移植给谁?会是那个家徒四壁的穷人吗?

  还有一个同样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遏制发器官财的行为?一个省的安监局长,不仅拥有数十块名表、名贵皮带、名贵眼镜等,而且存款都涉及到20多家银行;一个小城市的城管分局政委,其及家人就拥有21处房产……尽管有着诸多非常细致的法律法规、党纪政纪,却总是管不住这些人的手,那么,又将以怎么样的制定和法律来管住那些掌管着器官资源的管理者?

  作为“世纪医学之巅”的器官移植技术,给全世界无数遭受病痛折磨的曾经被视为绝症的病人带来了希望。医学进步了,如何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法律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屏障,当然了,生命伦理、医学科技政策也应发挥各自的作用。器官移植采取全国统一政策,看上去很美,但却面临很多现实问题。而不少国家推行死亡后的器官捐献,都有一套完备的制度,我们不妨学习和借鉴。同时,吸取我们国内无偿献血的不足教训,特别是不重蹈红十字会的覆辙,在此次的征求意见中,认真听取公众的意见,不辜负捐献者的人道主义精神,做到生命面前人人平等。


稍新:反覆打嗝竟是得了尿毒症
早前:丙肝患者必须当心血尿、紫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