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挺过3000次透析堪称奇迹 刘红迎来60大寿

2012年9月29日 09:12 汉网   伍伟 张燕 张喾文阅读:277次
 

  做完3000次透析迎来60岁大寿

  “祝您生日快乐,祝您生日快乐,祝刘红生日快乐,祝刘红生日快乐。”8月3日晚,一场特殊的60岁寿辰晚宴的主角刘红女士,是一位透析长达22年的尿毒症患者。
  身着红色新衣端坐在轮椅车上的刘红,望着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们,满含热泪哽咽道:不容易啊,我能活到今天,是你们托起我的生命!
  22年里,刘红经历了尿毒症病人所经历的种种磨难:透析、肾移植手术、慢排反应后改用激素、ALG治疗方式来阻止,半年后移植的肾彻底排异、再次回到透析治疗;当全身的血管因长期的透析硬化得针都无法扎进去时,又经手术在颈部插管用于透析。
  22年来,她咬牙挺过了3000次透析,记不清多少次在死神面前擦肩而过,丈夫熊世真为她签下的病危通知书足有500多张。
  专程赶来参加晚会的武汉市总工会副主席吴鸣凤说:刘红在与病魔搏斗中,堪称是一个伟大的奇女人!
  刘红患病前是武汉市仪表集团控制系统工程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丈夫熊世真在云贵高原当了20年军人,转业后被安排到市总工会工作。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刘红与熊世真结婚做了军属,两地分居达10年。刘红吃苦耐劳,带着儿子一人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
  1990年,市总工会分了二室一厅给刚转业不久的熊世真,一家三口欢天喜地地搬进了新居。
  可是好景不长,1991年春节过后,38岁的刘红感到身体不适,总是打不起劲来,但为了完成单位交给的任务,她还是出了一趟差。可回到家刚进门,双腿一软,人瘫在了地上。送到医院检查确诊:刘红患的是尿毒症。朋友告诉熊世真:国外称尿毒症为超级癌症,这病就是花再多的钱也治不好,最后是人财两空。
  刘红在市二医院住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熊世真是以泪洗面。一个月后,刘红被抬着转到协和医院肾内科,医院采取保守疗法,用中西药治疗,这一住又是两年多。
  刘红是由肾小球肾炎转化成的尿毒症。1993年临近春节,刘红的病情恶化,肌酐指数达1700-1800,胸、脑部积水严重,人坐都坐不起来。协和医院的医生说:再不透析,恐怕挨不过春节。
  刘红在161医院住了4个月。透析虽然使刘红获得一线生的希望,但靠机器维持生命,生存的能力太差了。而且,每月仅透析就要花4500元左右,这对当时每月数仅百元工资的熊世真无疑是天文数字。
  这时有医生建议:换肾吧,这样可以提高生活质量。熊世真答应了,他开始了为换肾的七八万元钱到处奔波。
  原市总工会主席李梅芳亲自带头,在总工会机关里发起捐款,连离退休的干部也加入其中,人人伸出了援助的手。后继任主席何汉香再次发动捐款资助熊世真。
  1993年5月,刘红的肾移植手术在同济医院获得成功。可是半年后,这个肾出现了慢性排斥反应,这一现象告诉熊世真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个肾可能白换了。
  医生开始用激素等治疗方法来阻止“慢排”反应,但并没有管多长时间。刘红的身上又肿了起来,脸上泛青,呕吐,浑身无力,有时上厕所。熊世真要像照顾幼儿一样,用双手托起刘红的双臂,不然她会瘫下去。
  1994年,刘红移植的肾彻底排异。3月的一天深夜,刘红又被送到同济医院抢救。熊世真悲痛欲绝,几次想要跳楼一了百了时,又猛然回到现实:我没有权利这样走,我走容易,可是刘红谁管?儿子谁管?

  专家点评(评点专家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周江桥)
  肾移植后排斥反应是每个移植受者都可能面对的麻烦,移植后的任何时间都有可能发生,一旦发生排斥反应,移植肾将会受损,严重时甚至会丧失功能。因此,肾移植术后,需要通过药物抑制免疫系统的功能,以减少、避免并控制排斥反应的发生。
  命运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刘红不得不再次回到透析治疗。面对残酷的现实,刘红几次拒绝透析,想结束生命,她实在不愿意用自己的病体去拖累家人。
  每当刘红神志不清奄奄一息之时,口中就喊“妈妈,妈妈”。熊世真就当她“妈妈”,他抱起她就往医院跑。20年来,这样的抢救不下数百次。
  尽管妻子的病,拖得他体力精力透支,尽管妻子的病让他背了一屁股的债,几乎要压垮了他,但是,每逢到透析那天出门时,他总是推着轮椅车以苦为乐自嘲地大喊:“老婆!走吧!我是泰山!我是黄河!我是铁人!我是银行!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如今的熊世真已养成了条件反射,夜晚,那怕进入深度睡眠,只要妻子骨头疼轻轻地哼吱一声,他的手就会像机器手,自动地伸向妻子身上上下抚摸着,帮她缓解疼痛。
  在妻子60寿辰的宴会上,熊世真说:“这22年来刘红一共做了3000次透析,由于并发症,我收到的病危通知书不下500份,医学专家说她创造了奇迹,我感恩我的妻子,是她让我懂得了如何做一个丈夫。”
  而丈夫的不离不弃,让刘红感到“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专家点评:透析治疗患者一般能坚持多久? (空军457医院肾内科主管护师蔡晓娥)
  22年算不算奇迹 。有些患者在透析的治疗下,能存活十几年,这种情况也是由患者自己的肾脏损伤程度所决定的。但是长期透析也要付出相应的经济代价,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接受的。对于肾衰竭患者的最大忠告就是治疗的及时性和有效性。
  医患关系成为至亲的刘红在空军457医院里,认了两个干女儿。一个叫谷宇,一个叫旷春华。1995年,熊世真开始带妻子在空医透析治疗,这两位才参加工作不久的护士小姑娘,对他们夫妻给予极大的帮助和照顾。
  刘红在空医透析一透就是十几年,其间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每逢刘红一下病危通知单,她们就边哭边张罗,给刘红买新内衣,新北京皮鞋,好让她穿戴一新的离开人世,可是,刘红总跟阎王开玩笑,报个到就溜了。
  22年来,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是数不胜数。但对于这种病人,最难过的莫过于平常的过日子。在这对患难夫妻的身边,有一帮被熊世真称为的草根“帮帮团”的女人们,她们或退休或下岗。平时里,她们轮流上熊世真家,做家务,陪刘红聊天,有时替熊世真送刘红去透析。只要刘红身体稍好些,她们轮流来推她出去逛公园,晒太阳。偶而,还推刘红去卡拉OK,陪她打打麻将。
  刘红总说,我的生活因为她们,总是快快乐乐的。如今的刘红,面对死亡,已如同面对熟人一般,病痛的折磨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习惯了。疼了,忍着,晕了,受着,透析完了,她还是照样笑,照样唱。

  专家评点:换肾和透析患者应如何选择? (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周江桥)
  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不管是腹膜透析还是血液透析,并不能从完全上解决病人的病源。以血液透析为例,它能够有效清除小分子毒素,精确清除多于水分,让患者的血生化恢复正常,但长期的血液透析可能导致透析失衡综合症,如体力下降、嗜睡、呕吐等。而且血液透析一般一周内要进行两到三次,每次并不能完全排除毒素,肾脏的内分泌功能并不能完全由透析代替,如大部分透析患者的促红素分泌都不正常,因此,透析对患者的日常生活质量影响较大,不能从根本上让患者恢复健康。
  而肾移植手术可以全部代替肾脏功能,但术后依然存在着不确定的风险,这种风险更多地来源于换肾后患者的免疫力低下。尽管这种风险很小,但患者术后终身服用抗排斥药物却是无法避免的。
  选择替代治疗手段要综合考虑一些因素。一般而言,年龄较轻的患者做肾移植可能更为合适;有较强烈的回归社会需求的,做肾移植更为合适;而糖尿病肾病患者在肾移植后要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不利于血糖控制,因此不太主张肾移植。同时,器官短缺也是目前肾移植的主要制约瓶颈。


稍新:安医大一附院:三肾友同日迎黎明
早前:大病新政相继出台 部分地区透析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