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介绍  QQ群  英文版  邮件列表  本网搜索  帮助肾友网  |  官方微博:

150名肾衰竭者等不来1个肾

2012年9月20日 15:07 羊城晚报   郑诚、黄晓晴、陈洁仪阅读:704次
 

  汤宗汉(化名),土生土长的佛山人,今年52岁,2008年的夏天,他因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被查出患有肾衰竭,因为没有好的治疗方法,这四年时间里,汤宗汉每周要去三次医院进行洗肾。
  以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例,像汤宗汉这样的肾衰竭患者有差不多450人,为了维持生命,他们每周都要进行至少两次的洗肾。而肾脏移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按照院方的统计,约三分之一的患者符合做肾移植手术的条件。但让他们失望的是,目前佛山全市没有一个愿意捐献自己肾脏的供体。等待希望或者等待死亡,成为目前的状态。
 
  现状 捐器官多是来佛打工仔

  广东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佛山工作站位于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1楼,今年4月27日挂牌,是全省首个地级市器官捐献工作站。21日下午,羊城晚报记者来到工作站看到,在这个面积约2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仅有两名工作人员,而到目前为止,该工作站也仅收到了16名健康市民交来的捐献器官自愿书。“这只是热心市民捐献器官的意向,和实施捐献是两码事,真正捐献的数量很少。”工作站一位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记者了解到,2011年9月20日,佛山市一医院在广东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见证和国内首家器官获取组织(广州军区总医院器官获取组织)协助下,完成了佛山首例公民心死亡器官捐献。捐献的肾脏、肝脏、角膜等器官和组织使5名病人获得了救治。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佛山市一医院共接收到了11个供体,完成了8个肝脏、15个肾脏、2个心脏和2对角膜的移植,成功率为100%。

  但该负责人介绍,相比发达国家,国内的器官捐赠比例十分低,“比如西班牙,捐献率达34%,但我国目前的捐献率只有千万分之一”。而以佛山的11例供体为例,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这些供体全部都是外来人员,一般因为发生意外后,在死亡前签订了捐献器官的协议。“没有一名本地户籍的人。”该负责人说。

  对于为何捐献器官的比例不高,且以外来工为多,该负责人分析认为,除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传统观念影响外,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医保体系不完善,捐献了器官后,捐献者家属几乎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这就使得我们在和家属谈器官捐献的时候毫无底气”。

  这位负责人认为,只要有法律辅助,器官捐献就会出现井喷的局面。其次,现在捐献器官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老板、公务员这样的人群几乎没有人愿意捐献器官,起不到示范作用。

  缺肾 运气再好也要等三五年

  目前,佛山市一医院可以进行肾脏、肝脏、心脏和角膜的移植手术,其中,以肾脏的移植最多。

  佛山市一医院的肾脏内科,位于该院15楼。市一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该科的主任医师陈统清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目前肾内科有差不多450名肾衰竭的患者,他们每周都需要到医院进行两到三次的洗肾,以维持生命。而对他们来说,治疗的最好方法或许就是进行换肾,“其中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病人符合换肾的条件,但是没有供体啊!”陈统清说,市一医院从1989年开始做肾脏移植手术,迄今已经完成了316例移植,成功率几乎是100%,病人在移植器官后都能很高质量地生活至少10年时间。她介绍说,2006年的时候国家叫停了器官移植,直到2010年在全国11个省市试点重启器官移植。“但目前来说,捐献器官的人还是很少。”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器官捐献的手续仍很繁杂,这就无形中加大了捐献的难度。据介绍,器官捐献需要配偶、成年子女、父母以书面形式表示同意,一些家庭里亲属之间的意见不一致,为捐献设置了很大的障碍。

  就算家属同意,器官移植配型难也成为一大阻碍,除了对供体的年龄和健康有严格要求外,对血型也有限制,寻找合适的器官进行移植,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运气好的,一个在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三五年可以得到合适的供体。运气不好的话,他可能就会在这样的等待中死去。”陈统清说。

  顾虑 不怕捐献就怕被牟利

  “入土为安”、“死要全尸”……很多人认为,中国传统让人们对于死后的世界充满了敬畏,劝服人们捐献遗体器官,是一件完全逆传统而行的事,成功率太低。羊城晚报记者为此在网上发起了一项主题为“你是否接受去世后的器官捐献?”的调查,两天内共有74人参与了调查。

  网上有31.08%的受访者明确表示愿意捐赠。39.19%的受访者选择了“对器官捐赠不排斥,但担心医疗机构等,用于谋利”这一项。

  不过,当问题变成“另外一个垂危的生命正在等待器官,而你的捐献可以让他活下来,在这样一个前提下呢?”85.14%的人都给出了一个答案:愿意。

  两个问题所收到的回复相对比之下,可以得到结论:是“纯捐献”还是“真救人”会导致不一样的答案。值得一提的是,参与调查的人都听说过“器官移植”,但是,超过77%的受访者不知道“哪些人适合捐献器官,该去哪里捐献器官,”从调查结果可以分析出,有关机构连最基本的信息都没有传达给公众。

  按规定,签署登记表时会要求捐献者与家属同时签字,如果捐献者已死亡,则由其家属签字。当问及“如果亲人去世,你是否愿意捐献他的器官?”时,78.38%的人表示要看亲人生前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祈求公民在生前就有捐献器官的意愿,但是广东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副主任李劲东曾表示,这种意愿普遍不足。

  滞后 捐献程序仍不完善

  按照规定,红十字会是佛山市唯一可以接受器官捐献的系统。那目前佛山的器官捐赠途径是怎样的呢?羊城晚报记者22日在佛山红十字会官方网站“现在捐赠”一栏看到,只有“捐款热线电话”以及三个开户银行,并没有看到器官捐献的方式。而且使用该网站搜索系统,输入“器官捐赠”字样,没搜索到任何信息。

  佛山市红十字会曾表示,在网络填表没完善前,市民只能先打电话到佛山红十字会表达捐献意愿,登记个人资料,等到市民符合捐献条件后,再由捐献者或其亲属打电话到市红十字会,红十字会将与捐赠者及其家属签署《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套手续不太完善,首先捐献者出自个人意愿捐出器官救人,有关部门就要提供足够的便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动。

  广东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佛山工作站的负责人表示,佛山因为刚刚起步,所以器官移植还没有真正开展起来。他解释说,这个工作站挂牌之初,是想挂“佛山红十字会器官捐赠办公室”的,但是因为法律原因还做不到。

  受访者说

  黄小姐,25岁,河源人,佛山工作

  第一次听到“器官移植”,是在2009年的时候,那时我还是个大学生,暑期从汕头去香港实习。某一天,被安排去参加一个接受器官移植康复者运动会的动员大会,才知道有“器官移植”这回事。

  动员会上,不仅有曾是游泳运动员的明星方力申,还有换了器官、得以继续生存的许多康复者,老老少少,大家都很乐观,现场笑声不断。两个身穿红色“战衣”的六旬老伯在逗一个小女孩玩乐时,合力将小女孩抱起,迅速引来了许多摄影师们的镜头,此情景深深地震撼了我:如果没有人给他们捐赠器官,他们或已经离开这个精彩的世界。那时,我心里暗暗决定,以后若真的不幸离世,定将器官捐出,延续他人生命。

  毕业后,我来到佛山工作。最近看到羊城晚报关于台胞周仁捐赠器官救活5人的报道,甚为感动,但被问及“你是否愿意捐献自己去世后的身体器官?”,我还是十分犹豫,担心死后失去最后一丝尊严。不过,我还是点开了佛山市红十字会的官网,希望了解佛山市器官捐赠的途径、手续,但是,我在“搜索”栏里输入“器官捐献”后并没有找到任何一条相关信息。


稍新:捐肾救姊 护士竟当垃圾丢
早前:换肾未成功弥留之际他选择捐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