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介绍  QQ群  英文版  邮件列表  本网搜索  帮助肾友网  |  官方微博:

侯凡凡:大医精诚

2012年9月17日 08:16 人民日报   邓圩阅读:447次
 

  62岁的侯凡凡是广东省唯一的中科院女院士、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广东省肾脏病研究所所长、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20多年来,她针对慢性肾脏病临床问题进行的系统研究,揭示了慢性肾脏病及其主要并发症的发病机制,为我国肾脏病防治事业作出了贡献。
 
  为患者当“业余科学家”
 
  曾有一位已到了尿毒症阶段的病人找侯凡凡看病。经检查,该病人只能做昂贵的透析治疗或肾移植来维持生命。患者绝望的眼神深深刺痛了侯凡凡的心。为此,侯凡凡带领团队展开了为时5年多的一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
 
  在完成临床任务的同时,从事临床研究是很艰苦的工作。几乎所有的研究都排到了8小时之外,侯凡凡调侃说:“我们是业余科学家。”多年来,她几乎没有节假日,除了临床工作,所有时间都投入到了一项接一项的研究中。办公室几乎成了侯凡凡生活的场所,毯子就卷放在长沙发一角。
 
  当被问及为什么要如此操劳时,侯凡凡只说了一句话:“中国有太多的患者,患者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我们努力去解决。”

侯凡凡探望病人。黄治才摄


 
  让病人看得起病
 
  “能在门诊解决的问题,就不要让患者住院;能用一种药解决问题,就不用两种;能用便宜的药就不用贵的。”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内科,和侯凡凡一起工作的医生都记得这个“侯式法则”。
 
  在整个南方医院,肾内科的抗生素使用率是最低的。侯凡凡要求抗生素必须在病人真正需要的情况下才可以开,一般预防性的治疗不准乱开。肾内科的医护人员说,侯凡凡总是想方设法让病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由于找她的病人太多,侯凡凡出诊经常是从早上8点一直看到下午5点才离开,有时中午连盒饭都顾不上吃。侯凡凡常说:“病人奔波劳累找我看病,我没有理由让他们失望!”对病人的贴心,换来的是病人对医生的信任。侯凡凡领导的科室连续20年没有一起医疗纠纷,与患者长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她领导的科室对预防性治疗、辅助性治疗的用药控制严格,对“大处方”现象定期自查。在卫生部评比中被评为“患者满意度最高、抗生素使用控制最严格、医保付费患者自费率最低”的科室。
 
  亏欠的总是亲人
 
  2009年,侯凡凡的母亲在南京患病,为了让女儿安心工作,母亲一直没有告诉她,结果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如果发现早一点,及时做治疗,有可能多活些时日。”一提起这件事,侯凡凡的泪水就忍不住了。

  母亲去世前的日子里,枕边放着一份中国医学论坛报——其年度封面人物报道就是自己的女儿侯凡凡。母亲说:“凡凡已经是国家的人了。”
 
  作为“国家的人”,要为国家奉献自己,而亏欠的总是亲人。“孩子在年幼时,我总是在医院里加班,把他托付给年迈的母亲带。孩子上小学中学时,因为工作太忙,自己从没有带孩子去过一次公园,也从未出席过孩子的家长会。”直到有一天,她在机场送别出国留学的孩子时,才蓦然发现,自己真的亏欠孩子太多。


稍新:中国医大一院已完成800例肾移植手术
早前:浙医一院:一滴尿液“验证”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