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女医生惨遭剥衣 ‘医闹’成新职业

2009年2月20日 20:24 肾友网   肾友网阅读:145次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昨天透露,广东医院今年上半年遭遇患方的“暴力索赔”200起,平均每月33起,医疗机构正常工作秩序和医务人员合法权益受到严重侵害。

  在由广东省医院协会举行的全省民营医院发展研讨会上,廖新波首度披露了由省卫生厅组织的这项调查结果。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6月,除梅州市外,全省各级医疗机构因医疗纠纷引发的患方“暴力索赔”共200起。其中,5月成为“暴力索赔”高峰,31天内发生了41起。

  广东省卫生厅的调查显示,这些事件的持续时间多数为几小时至十多天,造成医院高额直接经济损失,其中最高一例达200多万元,发生在广州某三甲医院。

女医生遭患者家属剥衣

  “暴力索赔”的表现为纠集众人围堵医院、砸烂医疗设施、在医院内大吵大闹、强占病房和办公场所、拒绝将尸体移走,有的甚至攻击、殴打工作人员,限制其人身自由。

  廖新波说,今年5月底,广州天河某三甲医院因患儿高热入院15小时后抢救无效死亡,家属率60多人强占医院儿科病区,40多名患者被迫转移外,女医生还被人强行扒掉外衣,当众受辱,医务人员还被限制人身自由26小时,整个事件持续12天。

  调查显示,“暴力索赔”发生最多的是二级医院,占51.5%,三级医院占22.5%,二级以下医院占26%。“为什么‘医闹’专冲着二级医院来?因为他们最‘好欺负’!”廖新波语出惊人。据他分析,广东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相比,目前生存得比较艰难,“遇到索赔,一般会忍辱负重,息事宁人”,而二级以下医院“没钱赔”,三级医院则很难让“医闹”得逞。

  遭遇“暴力索赔”最多的是内科医生,占45.5%,其他科从高到低依次为外科、儿科、产科、妇科。绝大多数发生在住院病人,占73%。索赔金额多数为几万到几十万,最高的一例发生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达1500万元。

“医闹”常在产科外科下手

  据悉,“暴力索赔”事件目前已处理完结152件,占76%,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64.5%属于“私了”。“医院仍然习惯‘息事宁人’”,廖新波说,如果被迫妥协,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暴力索赔的风气,也为“医闹”提供了滋生空间。

  “有些社会不法、不良分子参与暴力索赔,他们有计划、有组织地采用极端方式,帮助患者家属向医院‘讨钱’。” 廖新波认为,“医闹”已经成为新兴“职业”。

  记者从广州部分医院获悉,活跃在医院的“医闹”者通常组织、操纵一班人,平时在各家医院的产科、外科和太平间周围寻找机会。据一位医生介绍,产科和外科等科室治疗风险比较大,也往往容易产生医疗纠纷。

  廖新波强调,尽管国家《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卫生部和公安部有关文件对于聚众围攻医院等扰乱医疗机构正常医疗秩序的行为有明确处罚规定,但全省范围内有关部门在实际执法中并未完全贯彻执行。

期望值高等都成“导火索”

  “暴力索赔”事件为何频频发生?廖新波分析,患者方面存在三大原因。一是对医院期望值高,无法理解医疗行业的高风险性、复杂性和治疗结果的不可预知性,认为“医院一定能治好病”。二是由于协商、调解、起诉或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耗时、花钱,加上法律意识不强,“患者想通过极端的暴力手段,取得高额索赔金,而且患者家属动辄开价几十万元”,他说。

  第三个原因则是,医疗费用过高、患者承受压力过大,社会各种保障政策难以覆盖,尤其当病人花费了大量的钱财经过所谓的“尽力抢救”却无效时,患者家属就会希望通过非理性方式予以补偿。

  廖新波同时批评,医院方面对此类事件防范意识不强,对医疗纠纷发生的可能性估计不足、向患者家属交代病情不详细,服务意识差,态度强硬或表述得不准确等都是“导火索”,导致病人以及家属猜疑、不满、不信任,“一句气话就能导致事态恶化”。

  有些医院和医务人员存在开大处方、过度检查、乱收费等情况,也是导致医疗纠纷激化成“暴力索赔”的原因。另外,医院对病例等医疗文书书写表述不严谨、对诊疗过程记录不规范,甚至不按规定修改病历,以及医务人员责任心不强、业务水平不高引起的误诊、手术失败等也客观存在。

部分医护人员伤心难坚持

  “有些医护人员很伤心,认为自己辛苦救人,却被当成谋财害命。”廖新波说,甚至有医护人员因受不了这种压力,转岗或者离开医疗队伍。

  对于减少“暴力索赔”,这位主管医院管理工作的副厅长表示应该为患者营造良好的就医氛围,“加强医院管理,改善医疗服务,规范医院医疗收费,提高医疗治疗效果,保证医疗安全,并加强医务人员法律法规和职业道德的培训。”目前有医院采取封杀媒体报道的方式应对此类事件,廖新波特别提醒,医院应注意加强和媒体的沟通。

“暴力索赔”典型案例

  案例一:死者家属锁上医院大门三天三夜。今年5月20日,廉江市东升农场医院收到一名5岁呼吸困难的急重症患儿,后患儿因突发心跳呼吸停止,抢救无效而死亡。家属闻讯后聚集了300多人围攻医院,强行锁上医院大门,毁坏部分设施,持续三天,要求赔偿60万元,造成医院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15~20万元。

  案例二:院内游行“天价”索赔1500万元。今年4月10日,一患者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因注射“低分子右旋糖酐”后成为植物人状态,家属聚集了200多人在医院内游行4小时,索赔1500万元人民币。后经当地卫生、法院、公安、区政府介入调解,以医院无条件答应患者后续治疗费用而了结。


稍新:买卖器官皆骗局   曲阜一市民网上卖肾遭骗
早前:肌酐正常身体会否有水肿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