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粤港器官移植合作可期

2010年11月20日 08:05 香港商報   李苑立阅读:290次
 

  罹患严重肾病的湖北邱先生住进广州南方医院已两个月,至今仍未等到合适的肾源,这位体重已瘦至42公斤的小伙子,生命岌岌可危。但记者在医院看到,移植科室的主任于教授一直鼓励邱先生要坚强地忍耐下去。「国内对器官捐赠与移植的管理正在实施网络平台化,广东是全国11个试点省市之一,器官来源紧张、欠透明的局面可望缓解。」于教授说:「试点半年,已经有400多位自愿捐赠器官者在红十字会报了名。再等等,邱先生或许还有救。」根据内地的新规定,器官应优先移植给包括港澳台在内的本国公民,外国患者的「器官移植旅游」已经被严令禁止,对毗邻广东的港澳医疗界及病患来说,新规将造福百万港人。


  资源稀缺内地建官网保公平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器官移植科一位不愿具名的医师向记者透露,作为器官移植手术案例较多的医院之一,他们多次向国际知名医学杂志提交的论文经常被退回。
  「被退回不是因为学术价值,而是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一直在国际上存在争议,这也成为中国医师论文难以发表的一大原因。」这位医师补充道:「内地试点建立捐赠体系或许能减少这种国际不良印象。」国际上对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质疑主要原因是中国还没有一个透明的国家捐赠网络可以查询,死刑犯的器官还被广泛利用,这种被国际社会看作是不人道的行为已经让中国卫生部意识到,建立一个以解决人体器官捐赠与移植中获取和分配难题的官方网络平台迫在眉睫。2009年12月,卫生部暂停了内地的全部活体肝移植。今年3月卫生部委托红十字总会率先在上海、天津、广东等11个省市进行捐献体系建立的试点。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在没有建立网络之前,许多地区均限定获取的人体器官必须在当地应用,由于资源配置条块分割,这样便容易造成器官捐献者变相收费、医生收取介绍费、患者以高价前往异地求治、甚至有的私自摘取尸体器官在网上明码标价出售等混乱局面。广东省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徐火周介绍说,国家2007年出台人体器官捐献条例,但只有建立了完善的器官捐献体系网络,才能落实器官的公平分配和有效利用。为了建设网络,广东省已经成立了人体器官捐献委员会,下设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人体器官捐献专家组和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统筹管理器官捐献。据悉,11个试点城市的捐赠网络建立后,最终要并网,由中国红十字总会统一管理,形成一张国家官网,打破各种界限,让所有患者在网上公平、公正的排队轮候,既杜绝了暗箱操作,又可以打击地下交易。预计两年之内,内地大中城市均会加入。
  框架协议引入移植医疗合作
  
在香港器官移植一般需等上两年,而在广东,时间可望缩短到半年。据香港医院管理局统计,2009年,香港需肾移植的登记人数为1602名,而愿意捐赠器官的人数只有95人,巨大的缺口已经让不少香港患者冒着一定的风险,北上进行高价救治。在番禺开设医院的香港博爱门诊负责人陈医师认为,社会在进步,高价买器官不可持续,利用粤港框架协议的精神,做好与内地融合才是解决香港人实际问题的根本。
  港捐赠网络获好评
  实际上,内地在器官移植改革上,非常愿意借鉴香港的做法。由卫生部直接领导的中国肝移植注册项目在2005年启动时,就聘请香港大学玛丽医院范上达院士为该项目的主管,卫生部在2009年成立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时,范上达院士又是该委员会的顾问,香港大学玛丽医院中国肝移植注册中心副主任王海波亦为该委员会的成员。前不久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再次高度评价了香港的器官捐赠网络管理。对内地正在展开试点的全国捐赠网络平台的建立,在广州工作的港籍政协委员区国泉也向记者表示,粤港框架协议的签署是两地医疗合作的制度基础。救人最要紧,港方应尽快推动器官移植等重症的合作细节问题。一位熟悉港人在广东移植的业内人士表示,内地器官捐赠的原则是无偿与自愿,这从客观上会斩断肯花大价钱购买器官进行移植手术的港澳患者资源。无偿捐赠也是地方将来立法的基本原则,器官资源将来会增多,但内地的患者群体也很庞大。另外从2009年1月1日开始,广州以将肾脏及肝脏移植术后门诊抗排异的治疗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最高支付限额达6000元/人/月。过去可能因为付不起治疗费的内地患者今后可能积极求救,那么港澳台患者得到救治的几率自然就会下降。利用框架协议开展资源共享合作也是当务之急。
  专项基金平衡利益
  广东省人大代表朱列玉认为,器官无偿捐赠仍绕不开资金这个圈,加之中国人有死要留全尸的风俗,要逐步改变人们捐赠观念,需要投入资金进行宣传,港人可首先抓住这一机遇,像30年前在香港创立肾脏基金会一样,亦可在广东筹立粤港器官移植专项基金,基金可由港澳人士捐赠,专门用于内地人捐赠器官给港澳同胞,作为对自愿捐献器官者的经济补偿,以平衡供体与受体之间在进行器官移植后所出现的利益差距。香港有曾宪梓先生在内地器官移植成功的案例,市民基础好,认可度较高,做起来应该不会困难。另外,自明年1月1日起,持香港医师执照5年以上的医师可以在广东行医,广东亦放开了港澳医师开设门诊。区国泉等港籍政协委员建议港专业人士可借此东风,在珠三角成立本港器官移植第二分院,把香港的经验与人才全盘端过来,这也不失为一个为港澳台人士服务的合作方式。
  地方立法试点可借鉴本港
  2007年5月国家出台《人体器官捐献条例》,有了这个条例,地方为器官捐赠移植立法便有了依据。广东省红十字会表示,器官捐赠试点也是为地方立法做准备。记者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了解到,人体器官捐赠移植立法一直是地方人大代表热议的话题。在2007年之前,这一立法因涉及到国家没有上位法、死亡时间标准如何规定、死刑犯人遗体捐赠如何规定等比较复杂和敏感问题,一直以来进展缓慢。如今国家条例已经出台条例,同时对脑死亡标准也出台了规定。这对促进地方立法起到推动作用,目前法制部门已经关注到卫生部门的捐赠网络试点情况,一旦时机成熟会按程序加快推出地方法规。地方立法仍然存在许多难点需要突破。武警总医院肾移植主任刘航认为,伦理问题就是一个方面。如活体捐赠者捐出器官后,捐赠者应该在移植术后可以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否则捐赠者就没有必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捐献器官,若其身体今后出现健康问题,法律上如果判定责任?另外国家《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明确规定禁止器官买卖,活体器官的接受者仅限于其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但如何证明因帮扶形成的亲情人员,亦是立法的难点。目前香港对这些难点有一套独特的做法。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宣传人类的大爱精神,破除传统的迷信观念等。如1979年香港就建立了肾脏基金会,1992年又成立香港肝寿基金,每年普及健康知识,进行器官捐赠认识调查,组织集会等。1994年香港医学会在网上建立器官捐赠名册,2008年香港卫生署接手后成立中央器官捐赠网上名册,行政长官曾荫权等官员积极加入其中,极大地推动了器官捐赠的法制化进程。通过广泛宣传,2008年的民意调查发现,六成的香港人愿意死后捐出自己的器官去救人。广东地方立法可充分借鉴这些做法。另据专家介绍,一位质量良好的捐赠者可使75例患者受益,如肝脏、肾脏、心脏、胰腺、肺脏、小肠等器官和角膜、皮肤、心脏瓣膜、骨、骨髓、静脉、肌腱、软骨、韧带、筋膜、硬脑膜等组织均可用于移植,香港因为宣传较到位,器官利用率较高。在立法前的宣传普及方面,学习香港经验对加快立法进程是有帮助的。
  本港器官移植缺口巨大
  同内地情况相似,香港的人体器官移植也存在巨大的缺口。据本港卫生署网站上显示,香港每天都有大约2000名病者及其家属焦急地在苦等器官进行移植,每年大约只有150名病人能接受肝移植手术,而包括死者与活体捐赠平均只有70例,存在巨大的缺口。与香港不同的是,内地存在的巨大缺口有望完善制度获得缓解。华侨医院的泌尿科专家苏泽轩表示,内地有13亿多的人口资源,捐赠者每年若增加万分之一,器官捐赠量就会成倍上升。而香港发动器官捐赠已有30多年的历史,但受限于人口总量,要想提高受益者的比例,把目光投向内地可能是一条见效较快的途径。实际上,在国内未建立捐赠网络体系之前,香港已经是受益者,据广东省14家有资格做移植手术的医院统计,每年大约有30例器官移植患者来自港澳台,所占总量比例不小。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内地市场在未规范之前,港澳台人士出得起高价钱。但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一位专业医师认为,为配合内地市场规范化,国家已将移植手术价格大幅下调,今后还要网上公平排队,高价者得可能成为历史,港澳人士要想继续享用内地资源,需尽快有组织地加入到官网中来,这里面仍是大有可为。


稍新:我国培养出异种器官移植猪
早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或可放心肾移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