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介绍  QQ群  英文版  邮件列表  本网搜索  帮助肾友网  |  官方微博:

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介绍

2010年11月20日 07:49 河南商报   网络转载阅读:530次
 

  1954年,在美国一对孪生兄弟之间进行的肾脏移植手术,成为人类历史上首次成功的器官移植手术。今天,器官移植技术已成为众多终末期疾病患者最后的希望。
  但器官移植技术复杂,需以医院整体实力为后盾,国内仅有四家医院同时具备心脏、肝脏、肾脏移植资质,而郑州人民医院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河南省唯一一家。他们凭借精湛的技术和高度的责任心,抢占了中原地区器官移植技术的制高点,手术例数和成功率均位居全国前列。
  肾移植:
  后来者居上,挑战医疗极限
  肾移植是挽救终末期肾病的最佳方法之一,对医生的技术、经验都有很高要求,此外术后移植肾能否抗排斥是移植成活与否的关键。医生必须根据经验找到每一个病人的最佳免疫平衡点,个性化用药,还要随时观察病人及时发现问题、及时判断、及时治疗。
  技术、经验、责任心,这三点,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曲青山和他的团队无疑都做得相当到位。尽管郑州人民医院从2002年开展肾移植手术,相对于其他医院较晚,但经过近8年的发展,如今的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早已后来者居上,肾移植手术的年例数和成功率都达到国内领先、河南首位的水平。“从2005年突破了每年100例肾移植手术后,现在我们每年都保持在100例以上,最多时一年完成了183例。”曲青山介绍,而且,一年存活率达到95%以上,3年存活率达到80%以上。
  在保证常规肾移植手术顺利完成的基础上,曲青山和他的团队也在不断挑战医疗极限,尽最大可能挽救患者生命。45岁的郑州市民陆梅(化名)因大动脉炎导致肾脏供血不足发展为肾衰竭,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大医院均被告知不能手术因为大动脉炎引起全身大动脉严重硬化,她的血管里就像塞满了石子,根本“找不到下刀的地方”,是肾移植的禁忌症。无奈之下,陆梅想到了10年前曾经为自己主刀做过一次肾移植手术的曲青山,便再次上门。曲青山精心设计、全面考虑她的身体状况和手术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准备了3套手术方案,最终顺利为陆梅换上了健康的肾。“现在患者恢复很好,存活时间预计会超过第一次手术后的10年。”曲青山说。
  这是一例打破禁忌的手术,也是一例突破医疗极限的手术。但这并不能代表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的全部水平。该科先后完成了4台肝肾联合移植手术和1台胰肾联合移植手术并全部成功,这在河南省尚无先例。
  肝移植:
  创造多个“中原之最”
  郑州人民医院的肝移植技术,可以用三个“最”概括:住院天数最短(2~3周),平均输血量最少,目前并发症最少。
  这三个“最”说起来简单,要想做到却并不容易。“器官移植是外科领域的高地,而肝移植又是器官移植中难度最大的。”郑州人民医院肝脏外科主任陈国勇说,肝移植需要医生熟练掌握普外、血管外科、重症监护和免疫学等多学科知识和技术,随时应对突发状况,才能保证手术顺利完成。
  如此高的要求和标准,郑州人民医院肝脏外科做到了。从2010年3月份获得国家卫生部肝移植手术准入资格后,该科共完成肝移植手术30余例,同期例数位居中部地区第一位,在全国也名列前茅,成活率达到了97%以上。
  这其中,包括河南首例无输血肝移植经过精心医治将患者顾先生的凝血机制调整到最佳,加上陈国勇技术熟练细致,在长达7个多小时的手术中基本没有出血。这对难度极大的肝移植手术来说极为难得。
  这其中,包括为一位71岁的退休干部赵老先生完成的移植手术。他因药物性肝损伤引起肝衰竭,陈国勇主刀,连闯高龄患者身体条件差、患者肝硬化切除困难、患者自身血管与供肝血管不匹配等多个难关,顺利完成手术。这是河南省目前手术者年龄最大的肝移植手术,在全国也极为罕见。
  这样的技术水平,也赢得了国内同行的认可和钦佩。因此,当53岁的安阳人刘志(化名)因乙肝肝硬化晚期到北京一家大医院就诊时,该院肝移植主任直接向他推荐了陈国勇。刘志和家人在郑医亲眼目睹了拉萨、宁夏等地的患者千里迢迢慕名前来,亲眼目睹了手术成功患者来院复查后,他们明白了:原来顶尖的专家就在自己“家门口”!现在,手术后的刘志已经顺利康复。
  高要求:
  新理念、新课题抢占技术高地
  郑州人民医院还是河南省唯一一家获得心脏移植准入资格的医院。早在2006年,该院心脏外科主任娄勇,就为一位53岁的福建女患者完成了心脏移植手术。这在河南省也是第一例。“我们每半年联系一次,现在,那位患者一切正常。”娄勇说。
  顺利通过国家卫生部的审核,同时获得心脏、肝脏、肾脏移植准入资质之后,郑州人民医院的专家们并没有止步不前。他们把这当做一次新的起点,给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肝脏外科主任陈国勇于今年专程赴日本,跟随京都大学幕内雅敏教授进修学习,与这位世界一流的移植专家一同会诊、同台手术,将国际最先进的手术理念带回郑医。“这一理念更多地应用在病肝切除和肝脏肿瘤手术中。”陈国勇说,那就是手法更精细、最大限度地保留正常肝组织,为患者减少损伤、降低痛苦。
  而器官移植科主任曲青山,也开始了对器官组移植的探索,并盯准器官移植后的排斥反应建立课题,研究预防和治疗的方法。
  成为河南省唯一一家同时获得心脏、肝脏、肾脏移植资质的医院,也不是郑州人民医院的最终目标。现在,该院成立器官移植医学部,将患者对肾脏、肝脏、心脏、角膜、皮肤等移植技术的需求就融合在一个医疗部之内,可以争取供体的最大利用率;同时,依托“院士专家工作站”开展干细胞生物治疗研究,为终末期疾病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手段。


稍新:浙医一院:一滴尿液“验证”排斥
早前:浙医陈江华教授解析肾移植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