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体捐赠是用鲜血甚至死亡做代价

2010年9月14日 16:02 搜狐健康   网络转载阅读:1626次
 

  “假亲属”带来的混乱

  按照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活体器官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换句话说,除了稍为常见的亲属捐献之外,符合条件的非亲属也可以捐献。可这样简单的一句规定,如何能够界定最为复杂的医学问题之一呢? 它的阐述不明确,留给想要利用漏洞牟利的人太多发挥的空间,器官买卖变相地合法化了。

  陈忠华说,条例允许配偶捐献器官,却没有对婚姻的长短和质量做出更详细的规定,那么就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为了取肾而娶老婆,当手术完成以后又遗弃,那么一些弱势群体将面临灾难。对于另外一种情况——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就更难说清楚了,什么关系算是帮扶关系呢,给一个贫困者10000块钱度过难关算不算帮扶?让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住在自己家里,供吃供住,每个月还给他1000块钱拿去花,这样帮扶了一年以后,可以让他来给自己捐肾吗?这跟非法的器官买卖区别在哪里呢?

  而“多家庭互救”的方式,则在此之外存在更多的“隐形****”。2006年,陈忠华曾经领导他的团队做过我国第一个“交叉换肾”的案例,两个家庭各自的内部配型不成功,但在交换之后却成功了,这无疑是一道曙光,同时解决了两个患者的难题。而接下来的手术却让陈忠华意识到,交叉换肾的“完美”只存在于理想状态下,现实中需要面对的问题太多太复杂。最让他捏了一把汗的是其中一名患者的新肾功能术后早期恢复得很不好。如果这两个患者手术都成功,当然皆大欢喜,但如果其中一个成功了,而另一个没有,当他们的家庭在付出了同样多以后得到的却不对等,这样的结果是当事医生和患者家庭都无法面对的,不止是情感,还有随之而来的医疗纠纷。

  这次事件之后,陈忠华没有再做过一例活体移植手术,对于这项技术,他的态度变得保守而沉默。

  又一项从零开始的努力

  放弃了活体移植的陈忠华,又开始了他另一项从零开始的努力——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用他的话说,既然可以有更好的技术解决难题,有一种不会对生者产生巨大伤害的方式存在,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去把这个事业发展起来呢?

  但是,全民族对于器官捐献的陌生,让这一理想的推进显得无比艰难。2006年,只有22位死者家属在陈忠华的努力下同意捐出亲人的器官,2007年,这个数字翻了差不多一倍, 2008年11月11日,捐献者终于达到了100例,“虽然这个过程千辛万苦,但总算有了突破”。

  在当年陈忠华致力于活体器官移植手术时,他的第100例活体移植手术得到了卫生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心颁发的奖牌。如今,他对于“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的努力,也已经收获了第100份成绩,显然,后一个100例更让他欣慰。


稍新:捐肾后12%的人十年内会肾功能减退
早前:器官活体移植仅允许在亲人之间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