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体捐赠是用鲜血甚至死亡做代价

2010年9月14日 16:02 搜狐健康   网络转载阅读:1648次
 

  以鲜血甚至死亡为代价

  人们在歌颂活体移植拯救生命的同时,往往不会注意到,对于那个器官的捐献者,那个原本健康的人,也将经历一次永生难忘的大手术。“活体移植是以鲜血、痛苦、健康甚至死亡为代价的。这种方式无论是在过去、现在,抑或将来,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会成为移植手术的主流,只能作为无可奈何时的一种替代品。”陈忠华说,“如果是一个极其健康的人,捐出一个肾,或是一部分肝脏、肺叶,是没有太大影响的,但是人们往往只关注到了摘取器官对于捐献者身体的伤害,却没有把心灵的极度痛苦考虑在内。”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捐肾者,明天你将脱光衣服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当你醒来时,身上会留下一个缝合后的巨大切口,而切口以内的某处,有一个永远的“空洞”,从此以后你将一生都是个“独肾人”,但你的生命还将继续面对结婚、生子、工作……你的心理是否接受?如果有一天,很不幸的,你也得了肾病,你唯一仅有的那个肾坏了,谁会捐给你呢?如果有一天,地震再次来临,在废墟下其他人可以坚持5-6天甚至更长,你呢?可能捐肾对于你的日常生活丝毫没有影响,但在极限状态下,情况可能不那么乐观。

  陈忠华曾经在他的病患中做过一些调查,很多活体器官的捐献者心理都很难承受,在手术之后总是做噩梦,国外甚至有过自杀的案例。

  事实上,有些人并不想捐献器官,哪怕是为了他的亲人。可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是怎样的呢?07年曾有一部热播剧《笑着活下去》在全国各个卫视播放,剧情中有一段是从小就被遗弃的女主人公晏阳,终于有一天得以与生母相认,却得知母亲只是因为小女儿病重,需要她捐出一个肾。为了将死的妹妹小诺,晏阳抛开各种恩怨,做出了捐肾的决定,而与此同时,小诺的孪生哥哥程刚却拒捐。看到这里,作为一个观众,你是什么样的心情?对于晏阳的牺牲,我们当然由衷地敬佩,敬佩一个崇高的灵魂,但是对于不肯牺牲自己去救孪生妹妹的程刚呢?别说是亲人朋友,就连作为观众的旁观者都会认为他十恶不赦吧。

  卫生部器官移植委员会伦理学专家翟晓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对活体捐献这样一个理想的道德行为过度渲染,容易在不自觉中把这种理想的道德行为变为义务的道德行为,这就迫使社会接受这样一个观念——如果你没有把你的器官捐献出来(给你的亲属),那你可能就是不道德的。某种压力就会以微妙的形式发生而影响到捐献的自愿性,这是很危险的。

  所以,在医学界有一个术语叫做“医学托辞”,当供者不想捐献时,医生可以以医学借口加以拒绝,比如故意宣布捐献者乙肝阳性,或是血型/组织配型不成功等。可是,随着人们对活体移植的过度热衷,移植技术也在不断进步,现在日本已经可以为血型不合的供者器官做处理,用高昂的技术成本跨过血型的障碍。首先,人们必须承认这是需要移植的患者们天大的福音,它让生命延续有了更多的可能,但附属品是拿走了不想捐献者的最后一块挡箭牌。


稍新:捐肾后12%的人十年内会肾功能减退
早前:器官活体移植仅允许在亲人之间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