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医院朱有华:修行艺术的肾斗士

2010年9月11日 20:51 文汇报   任荃 董悦青阅读:958次
 


  创新的艺术:手术台下潜心研究的“发明家”

  朱有华的钻劲儿不仅在手术台上。从病人入院到出院,只要是不完美的地方,他都要试着改进,发明的欲望从不减退。
  1990年,他为河南洛阳的一位患者做了肾移植手术,手术过程一切顺利。当患者回到病房输液后,出现大量排尿,这原本是好征兆,不曾想,病人不久便撒手人寰了。尸检报告显示,病人死于电解质紊乱和严重的低钠血症,很可能是术后补液环节出了问题。
  原来,为补充营养和促进排尿,肾移植病人术后输液一个循环就需12瓶。由于计算不够精确,输液配比未能满足患者术后的生理需求,导致了低钠血症。能否设计一套简单易行的输液方案呢?朱有华被病人的意外死亡深深刺痛,立即投入研究。几个月后,他设计了一套《术后利尿期补液顺序表》,将12种注射液的顺序和电解质含量做了规定,不再需要依据患者情况单独计算,这种“傻瓜”输液法目前仍被全国大多数医院所沿用。
  不过,朱有华并不满足。经过十几年的潜心研究,一种“复方果糖电解质注射液”终于在2005年问世,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它可以取代原来的12种注射液,可谓“12合1”。为何选择果糖?“因为果糖代谢无需胰岛素参与,这样一来,糖尿病患者也能用了。”朱有华说,新的复方果糖电解质注射液几乎适用于内外科所有大输液患者,尤其是抗震救灾前线,既简便又安全。
  朱有华的脑子里,问题总是一个接一个地往外冒。1980年,老师贺宗理与何长民发明了中国第一代肾脏保存液,可将供体肾“保鲜”48小时(最长可达57小时),一举取代了国外进口。20多年过去了,全国各大医院仍在使用由长征医院配制的肾脏保存液,可朱有华心里总有缺憾:按照器官保存的五大原则,第一代保存液一来成分不全,二来制剂标准不高,是升级的时候了。
  整整5年过去了,参与研究的学生走了一批又一批,只有朱有华年复一年地在条件简陋的动物试验房里尝试着各种配方。每一次成分微调,就得花3个月在动物身上看效果。听说长海医院用川芎治疗急性肾衰已有20余年历史,他试着在新一代肾脏保存液中加入了“川芎嗪”等中药成分,以减小供体肾缺血再灌注的损伤。2007年,第二代保存液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肾脏保存时间延长到72小时,肾衰发生率明显降低,肾功能恢复期大为缩短,而成本仅为进口产品的1/3。为了纪念老一辈的开创精神,朱有华沿用了当年的HCA品牌,给自己的发明取名为“HCA-Ⅱ”。


稍新:台湾肾脏移植现况之困境及其解决方法
早前:北京友谊医院腹腔镜下活体供肾摘取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