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年缺口百万 捐赠模式亟待构建

2009年3月22日 19:28 网络转载   网络转载阅读:285次
 

  中国网讯 江亦曼,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兰州大学化学系毕业,曾任国家民政部社会福利司副司长、司长,国家计生委直属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国家计生委宣传教育司司长、办公厅主任、政策法规司司长。现任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党组书记。江亦曼在今年两会上一共提了一个议案,四个建议。

  议案主要是针对今年是《日内瓦公约》通过60周年,我国作为比较早的缔结国,应批准跟《日内瓦公约》相关的公约,撤销一些过去的保留。四个建议主要分两类,一类围绕汶川灾后重建,反思汶川地震救援工作中的问题,提出包括银行捐赠接受平台、备灾仓库建设、紧急救援队四方面问题;还有一类围绕保障人的生命和健康,希望政府能够支持社会团体在人体器官捐献方面的工作。这一个议案和四个建议,都是来自于最基础的工作实践,而且切中肯綮,颇具含金量。

  我国器官捐献做得很不够 每年百万病人有器官需求

  江亦曼介绍,过去国家没有器官移植的相关法律,器官捐献没有很好的秩序,存在问题比较多。这些问题国务院法制办经过反复研究论证,在2007年出台了国务院的行动法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这个条例的出台对于规范整个器官移植秩序有法可依起到很好的作用。按照国务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器官捐赠分了几类,主要是心脏、肺脏、肝脏、肾脏和胰腺这五类。

  尽管红十字会很早就在宣传遗体器官捐献工作,不过总体来看,人体器官捐献在我国还是相对滞后的。“近20年来,中国红十字会参与过遗体器官捐献、造血干细胞捐献、眼角膜捐献、无偿献血等工作的宣传动员。但是从整体来看,遗体捐献应该说还是不能够完全满足现在器官捐献的需求。”江亦曼说。

  据了解,我国每年器官的需求大概在一百万人,其实排队等待移植的每年只有5000人。江亦曼说,数字摆在眼前,对比非常悬殊,主要因为国人现在还没有形成捐献的氛围,特别是过去对遗体捐献、器官捐献的宣传不够,而且我们对于器官的捐献者和家属也缺乏必要的关怀。对这个问题过去我们的工作做得很不够。

  器官捐献需国民改变传统观念 过程较长功德无量

  国人的传统观念总觉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是自己的,或“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轻易把它献出来。江亦曼说,所有这些观念的改变都是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但是功德无量。她以人们从接受无偿献血到捐献造血干细胞为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无偿献血法》出台以前曾有很多人对于无偿献血心存顾虑,怕抽血后伤了元气。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现在国内很多城市的临床用血几乎百分之百都是来源于无偿献血,说明人们在观念的转变上需要一个过程。

  2001年开始中国红十字会开始全力推动造血干细胞的捐献,初始很长时间无人报名,大家心有顾虑,觉得献骨髓比献血更不能接受。其实随着科技进步,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过程本身是很简便的对人本身没有任何损害的过程。经过几年间不断的宣传,特别是很多电视台现场直播志愿者怎么献出自己的造血干细胞的过程,尤其患者在无助的情况下接受了供者的造血干细胞挽救了生命,现在越来越多的志愿者义无反顾地来捐献自己的造血干细胞,去挽救那些濒临死亡的白血病患者。国内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的资料库已经从0到了接近一百万人份。“有了这样一个捐赠者的数据库,在白血病患者求助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在资料库里寻找和他相合的供者,这样真正实现了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行为。”

  献血和捐献造血干细胞,经过这么多年的宣传与实践,逐渐打消了人们的顾虑。现在更近的一步,对于眼角膜乃至器官捐献,应该说更需要一个过程。我国有很大潜在的器官捐献人群,每年我国道路交通安全事故频发,大概一年有八万多人死于车祸。如果能把这个工作做在之前,无疑能够有更多器官的捐献来源。还有一些患有疾病的人,在医学界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他生命的情况下,患者可以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以挽救更多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应该说这是一个功德无量的好事。我们非常希望能够配合政府来动员大家捐献遗体器官,来做这个宣传工作。”江亦曼说。


稍新:新加坡拟推行捐献器官补偿制度
早前:美新技从捐献者阴道取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