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忽视的用药安全

2009年2月21日 11:45 肾友网   肾友网阅读:223次
 

  看了医生、领了药,只想赶快把药吞下肚。等等,你确定你吃对了吗?哪些事你该注意? 

  你吃错药,脑袋秀逗啦!”这虽然是句玩笑话,不过实际上,吃错药的后果可能更严重,从统计数字便可略见端倪。
  ◆每年约有10万名美国人死于用药疏失,并造成另外130万人难以抹灭的伤害。据估计不适当药物使用造成的问题,每年大约需花费1770亿美元。
  ◆在台湾,医改会曾推估,一年有8374个住院病人因为药物不良反应死亡。门诊病人因药品不良反应造成疾病和死亡,付出的代价约1260亿元。
  多惊人的数字,用药疏失究竟怎么造成的?
  小误铸大错 小心用药危机
  从医师开立处方笺、药师调剂药物、一直到病人领药服用,整个流程当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都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医界人士曾估计,台湾的用药出错率,一年就高达662万笔。手写医嘱常有字迹潦草不易阅读的问题;另外,相似药名也容易造成混淆。
  和信治癌中心医院药剂科主任陈昭姿就曾在“医疗失误座谈会”上提出,有个发生在约20年前的经典案例,由于药师将降血糖药(Euglucon)和血管扩张剂(Euclidan)拿错,一位心脏病人因此血糖骤降昏迷成植物人。
  缩写的药品名称也会让完全不同的药物看起来都一样。医师使用口头医嘱时,护士也可能“听错”,药师因而误用发音类似的药物。
  遇上这些开立医嘱时的疏失,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病人领到错误的药,并依照错误的剂量、错误的用法、错误的时间服用……。
  药剂室的作业更需要细心和耐心。卫生署药政处长廖继洲估计,负责调剂的药师一天约处理400张处方笺,平均一张处方笺包含4.8笔药物,每笔药调配时间不到1分钟。医界人士就笑称,药剂师必须视力好、身高高、手脚修长,才能像“八爪章鱼”一般抓药,既快又准确。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不过各医院的药剂人员配置人力普遍不足,药师在极度压缩的时间下,一分神就可能拿错隔壁药罐,或把外观颜色相似的药丸装进药袋里,如果药局作业没确实做到层层把关,没有核对各药物是否有交互作用、剂量对不对、有没有重复开药等细节,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漏洞。
  就算药物调剂好,在领药柜台也可能出错。这个环节也不乏病人错拿别人的药袋回家,因此发生吃错药的案例;或者虽然拿对药,却误将塞剂当成内用药吃下肚的尴尬场景。
  为了避免领错药的状况发生,卫生署这几年推动“病人安全”,要求加强辨识病人身分,有些医院已积极在做。例如,长庚医院要求病患必须先出示健保卡,并加问“你叫什么名字”,经过双重确认才能领药。药剂部副主任邓新棠说,院方多了这一道把关手续,病患刚开始虽然觉得麻烦,但他们习惯后也都能认同,更重要的是,几乎没再发生拿错别人药物的问题。
  要减少用药疏失,应从电脑化管理、药师多次审查、以及加强病人的用药知识着手,三管齐下,共同负起把关的责任。
  电脑化减少人为疏失
  医院全面资讯化是避免人为错误最快的方法。
  以电子病历取代传统病历,不但能加速院内病历的传送,也减少口头医嘱或手写字迹不清的普遍问题,医生只要在电脑上点选要用的药物,就可传输到药剂室,直接列印处方笺,省时省力。
  此外,电脑化更可设定警示功能,避免重大医疗疏失。
  药政处廖继洲处长解释,电脑警示系统可在医师线上开立处方时,一旦出现剂量过高可能危急病患安全、或药物之间明显发生重大的交互作用时,跳出小视窗提醒医师注意。
  他举例,预防脑中风的药物Ticlopidine,服用一段时间后可能会造成白血球数量减少,当医生要选择这种药时,电脑会提醒开立血液检查单,确保病人的白血球指数正常,才能用药。
  目前已有几家医院使用这类的电脑警示系统,例如林口长庚、彰化基督教医院等。
  使用条码系统(Barcode)也是医药管理的趋势。
  美国史丹佛大学附设医院在每间病房内设置条码机,每项药品送达时,无论是注射或口服药,都要经过条码机再次比对,确认病患拿到对的药物。
  位于美国纽泽西的哈肯萨克大学医疗中心也将条码系统用于加强住院病人的用药安全。病患何时开始用药、何时停药、是否换药,这些资讯必须每天更新,条码跟着病患移动,医护人员也可随时用笔记型电脑或PDA,刷条码下载病人的用药情况。
  数据显示,哈肯萨克大学医疗中心从2003年每1000人当中有3.5个不良药物事件(adverse drug event),到2005年已经降到1件,有效提高用药安全。
  然而在台湾,条码系统运用于药物安全还只在起步阶段。
  林口长庚医院药剂部副主任邓新棠指出,资策会虽然已经完成药品标准码的建置,但是各医院的软硬体还没架设好,因此条码系统的功能有限。
  台大医院药剂部主任陈燕惠则表示,虽然台大早在6年前就开始推动条码系统,但若要结合整个医疗体系,背后必须有庞大的药物资料库做为支援。目前虽然在门诊领药处设有条码机,但只能显示病人名、这次使用哪些药物、是否已经领药等资讯,主要先运用在药物的仓储管理上。
  不过,条码系统未来也会运用在对民众的用药安全卫教上。陈燕惠指出,未来台大医院可能在医院大厅设置药品查询机,民众领药后只要刷药袋上的条码,荧幕便显示这种药物的外观、颜色、用法、副作用等资讯,可及时发现领错药的问题。
  药政处长廖继洲更进一步认为,每包药、甚至是每颗药上,生产时就应印上条码,在领药处可直接刷药品上的条码,再次查核正确无误,确保用药安全,这也是药政处未来努力的方向。
  新一代的药物管理系统更可精确掌握用药效果,确保病人安全。
  在今年6月美国药师协会(ASHP)的年会上,厂商展示了最新一代药物确认器材──ValiMed,运用药剂经过紫外线光束的照射下,所产生的吸收和反射作用,几秒钟内便可分辨药品内容物和浓度,建立药品的“指纹”。
  和信医院的药师解释,例如强心剂或抗生素等危险性较高的药品,浓度太低、药效不足,浓度过高又可能危害健康,必须严格控管药物的剂量和品质。例如,美国密西根大学儿童医院已经率先运用ValiMed做药品的精密检测,不过目前台湾并没有引进这项仪器。
  交互作用 药师严格把关
  光靠着资讯设备的辅助无法百分之百确保病人安全。根据《内科医学档案》(Achieves of Internal Medicine)去年5月发表的研究就显示,美国盐湖城一间医疗过程几乎完全电脑化的教学医院,却仍经常发生严重的药物不良事件,其中以药物的交互作用最严重。
  药政处长廖继洲说,有些病患常一次在医院求诊数科,其中的药物可能出现互相冲突的交互作用、或是重复用药等问题。他也不讳言,几乎有一半的处方笺会发生严重程度不等的问题,最后得靠着药师的专业知识和娴熟的经验才能抓出毛病、将用药伤害降到最低。


稍新:“六味地黄丸”不是补药
早前:病人用药自保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