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试验危机引发的疑问

2009年2月21日 11:43 肾友网   肾友网阅读:222次
 

  新科学家杂志网路新闻的消息说:今年三月份英国的一次药物试验险些酿成悲剧,六名志愿者在注射一种实验抗体后出现生命危险。虽然经抢救志愿者们保住了生命,但是这一出人意料的事件使研究人员百思不解,为什么同一种药物在人体上激发了同动物实验完全相反的反应结果?
  实验使用的药物是一种抗体,研究人员起初希望这种抗体能够抑制免疫系统,从而治疗痛痹和其他自体免疫疾病。这种实验药物TG1412可以启动一种叫调节性T细胞的免疫细胞,使得这种T细胞快速增殖,而调节性T细胞会控制整个免疫系统让它处于“平静”状态,这样就可以抑制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从而治疗自体免疫疾病。
  出人意外的,所有注射了TG1412抗体的志愿者在注射后60至90分钟内都出现了严重反应,大量的炎症物质──细胞因数开始充满了他们的血液,其状况好比处在严重血液中毒状态。接着很快都出现多器官衰竭,而生命危急。注射安慰剂的对照组却没有任何特殊反应。
  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记录了注射后两天内的紧张情况:注射抗体一小时后,所有六名志愿者都出现头疼、抖动、背痛、腹痛、腹泻、腹胀与恶心;四小时后出现发烧、血压下降和心率过速;五小时后一名志愿者开始呼吸困难,其他人开始肺痛;这时医护人员开始给志愿者使用固醇药物以抗炎。12小时后,呼吸困难的那位志愿者被送进加护病房,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进而所有志愿者都被送进加护病房。24小时后,两人靠呼吸机维持;48小时后,所有志愿者出现器官衰竭,开始使用肾脏透析;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四名较轻的志愿者开始恢复。进而所有人都开始恢复。
  这个有惊无险的药物实验把研究人员吓坏了。他们感到不解,本来TG1412可以启动调节性T细胞,使这种T细胞快速增殖。可是在注射抗体八小时后,志愿者血液中的T细胞和单核细胞竟然降到了零,而不是按预计的那样增加,而且这种反应在所有志愿者身上是一致的,而与先前动物实验的结果完全相反。
  古医留给我们一个用药准则:少量治病,多量致病。初学医时,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涵义,随着学习的深入,逐渐的体会到先人的搏大智慧,尤其对剧毒的“下品”药物,大夫下手开方,一定要非常小心。因为人体对药物的承受“有病病受之,无病体受之。”没有病时,就算人参、黄耆、当归这样的补药,也会伤人。
  笔者曾举过一个误吃大量黄耆而中风的例子。那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经常感到头昏,血压又偏高。他有一个“自以为是”的观念:身体虚弱的人会感到头昏,所以头昏表示身体虚弱。还有一个要命的机缘,一位好心的朋友给了他一个治高血压的药方,说是很多人吃好了。方中有四两黄耆。(按:他吃的药方可能是治疗虚性高血压的“补阳还五汤”──黄耆、归尾、赤芍、地龙、川芎、红花、桃仁七味药组成。)于是,喜欢钓鱼的他就经常在假日去钓“乌溜鱼”,然后加上那个药方炖补吃。
  补阳还五汤有扩张脑血管、改善微循环、改善血液流变性和降低血液粘滞性、降低血糖、抑制血小板凝集等作用,能使阻塞的血管畅通、改善脑缺血缺氧,是虚性高血压和对气虚血瘀的中风后遗症最常用的处方。而那位误药的先生却是典型的实症病人,因为“肝阳上亢”而头昏,泄都来不及,他还经常食补,结局就是四十多岁中风了。
  西方医学没有“表、里、阴、阳、寒、热、虚、实”的概念,用药也就不分“寒、热、温、平、凉”;它没有“六经”的概念,开方也不考虑“汗、吐、下、和”的治则,更不知每一种药的“归经”问题。
  英国那个挺危险的药物实验似乎把研究人员吓退了。站在中医的立场来看,那个叫TG1412的抗体似乎造成了人体太阴经、少阴经的重症。不知道我们的“参附汤”、“白通汤”、“真武汤”这类急救药方是否管用?


稍新:肾移植受者中雷帕霉素药物浓度是多少
早前:新闻背景:新药开发--人体临床试验的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