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一女子捐肾脏挽救弟弟生命

2009年2月20日 23:29 肾友网   肾友网阅读:243次
 

  许昌晨报报道:

  郑秋霞的话

  关于捐肾:把一个肾脏移植给弟弟,我也曾犹豫了好久。想到这样做能挽救弟弟的生命,我觉得心里格外踏实。要是不这样做,我会后悔一辈子。我怎么能够放弃他呢?母亲去世得早,弟弟一直特别“偎”我,我们俩亲得很,他才24岁,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

  关于未来:手术前一天,弟弟可兴奋了,不停地和病友们聊天儿,说我们姐弟俩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还说他病好了之后开一个网吧,既能学东西,又能养家糊口。这么多天来,我第一次见弟弟那么高兴,我真开心!

  采访郑秋霞的时候,记者多次听到她说这么一句话:长姐如母。这个26岁的女子还没有成为母亲,却拥有母爱般无私的情怀。

  9月10日,本报记者专程赶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看望郑秋霞。她半躺在病床上,用虚弱的语气讲起了往昔:多年前,母亲患了尿毒症,为给母亲治病,家里负债累累,可最终还是没有留住母亲;半年前,弟弟又被查出患了尿毒症,这一次,郑秋霞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留住弟弟生命的机会,毅然决定摘掉自己的一个肾脏……尽管往事并不轻松,但这个坚强、质朴的女子总是很快稳住自己的情绪,微笑着说:“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镜头一:陌生的阿姨含泪给郑秋霞送来200元钱

  时间:9月10日

  地点: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有爹娘给子女捐肾的,也有子女给爹娘捐肾的,可你是姐呀,是已经出门的闺女,能捐肾救弟弟一命,真是有情有义……”9月10日上午,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病房内,一位50多岁的阿姨给躺在病床上的郑秋霞送来了200元钱,哽咽着说出上面一席话。

  “吃点儿好的补补身体,别舍不得,那么多好心人,都会帮你的……”阿姨拉着郑秋霞的手,像慈母一样叮咛着。

  她听在医院工作的一位朋友讲到郑秋霞的故事,被深深地打动了。

  “我也是一个姐姐,我能理解你那种为了挽救弟弟的生命甘愿付出一切的心情。”这位阿姨说,她的邻居随后就会赶来看望郑秋霞,有了更多好心人的支持和鼓励,苦难的日子总会过去的。

  郑秋霞勉强撑起身子,询问这位好心阿姨的姓名,说将来好报答。阿姨擦了擦眼角的泪说:“我是带着一个姐姐的良心和责任来看你的,你记住一句话,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直到与郑秋霞告别,她也没有留下自己的姓名。

  镜头二:当郑秋霞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身后传来弟弟压抑的哭声,她没敢回头

  时间:9月7日7时30分

  地点: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9月7日,是郑秋霞姐弟俩做手术的日子。那天一大早,,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拉住了姐姐的手。

  “没事,放心吧,这儿的医生水平高着呢!”郑秋霞宽慰弟弟。

  当郑秋霞离开弟弟的病床时,她听到身后传来弟弟压抑的哭声。郑秋霞说,那哭声让她的心一阵抽搐,但她没敢回头,她怕情绪波动太大,血压升高,会影响换肾时的手术效果。

  9月7日晚上8时45分,做完手术的郑秋霞从昏迷中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弟弟怎么样了。从护士口中得知手术很成功的消息后,郑秋霞笑了。

  “手术前一天,弟弟可兴奋了,不停地和病友们聊天儿,说我们姐弟俩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还说他病好了之后开一个网吧,既能学东西,又能养家糊口。看着弟弟那充满期待的神情,我真开心!”郑秋霞说着,脸上露出了笑容。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丰贵文教授说,郑秋霞的弟弟术后状态稳定、良好。

  镜头三:郑秋霞一圈一圈地跑着,尽管她没有吃晚饭,累得几乎虚脱,但她不肯停下脚步,30天她体重下降15公斤

  时间:一个月前

  地点: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郑向峰患尿毒症的消息被证实之后,父亲郑国恩和郑秋霞之间产生了一次小小的争执,两个人都想用自己的肾脏延续郑向峰的生命,可医生检查的结果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62岁的父亲年事已高,有几十年的吸烟史,心脏也不太好,不适合做肾脏移植手术;郑秋霞当时的体重高达95公斤,也不适合做肾脏移植手术。医生说,如果郑秋霞坚持要用自己的肾脏挽救弟弟的生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体重减下来。

  郑秋霞开始了艰苦的减肥之旅,每天只吃一些蔬菜和水果,然后在医院的空地上跑步。面对记者时,她故意把减肥的过程说得很轻松,但仅仅30天时间,郑秋霞便瘦了15公斤,这个数字让人不难想象她受了多少苦。当医生告诉郑秋霞她的体重符合要求,可以为弟弟进行肾脏移植时,她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镜头四:一位乡亲卖了4袋麦子,凑了400元钱送到了郑秋霞的父亲手上

  时间:两个月前

  地点:鄢陵县马栏镇南郑庄村

  两个月前,郑向峰病情恶化,在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靠透析维系生命,医生建议他尽快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因为这是治疗尿毒症的最佳方式。于是,郑秋霞陪着弟弟来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弟弟最初不同意我把自己的肾脏捐给他,他甚至对我发脾气,想让我放弃他。我怎么能够放弃他呢?母亲去世后,弟弟就特别‘偎’我,我们俩亲得很,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为了化解弟弟的抵触情绪,郑秋霞动员器官移植中心的病人帮忙做弟弟的思想工作,让弟弟树立起活下去的信心。终于有一天,郑向峰开口对姐姐说:“我不想死,我还这么年轻,还想出去走走看看……”

  郑秋霞说,弟弟能“熬”到做手术,离不开好心人的援助。为了来郑州给弟弟治病,父亲在家四处借钱,有些只和父亲打过一次交道的人听说了他们家的遭遇后,也愿意把钱借给父亲。南郑庄村的村民自发向郑向峰献爱心,村里每家每户都捐了钱,总共有两三千元钱。“乡亲们都不太富裕,有人是卖了4袋麦子,凑了400元钱送到我父亲手上的,这些恩情我们都记着,我和弟弟身体好了就赚钱还他们。”郑秋霞说。

  今年2月,郑秋霞与丈夫结婚。蜜月还未过完,郑向峰就被查出患了尿毒症。60多岁的父亲不识字,带郑向峰外出求医的重担就落到了郑秋霞肩上。婆家有人不理解,郑秋霞说:“俺娘去世得早,长姐就是责任,我不能撇下弟弟不管。”

  她是卫生学校毕业生,知道治疗尿毒症的最佳方式就是做肾脏移植手术。她咨询医生后得知,用他人的肾脏不仅费用高,而且还需要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对于贫穷的郑秋霞一家人来说,等待一个星期,就意味着郑向峰要接受3次透析,高额的费用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郑秋霞知医生通知郑秋霞先进手术室。为了让弟弟的心里更踏实一些,郑秋霞特意来到弟弟的病床前看望他。“你姐姐要进手术室了,你不对她说点儿啥吗?”护士问弟弟郑向峰。郑向峰看着姐姐道,弟弟的生命禁不起这样长久的等待,他们这个贫困的家也等不起,于是,她决定把自己的一个肾脏移植给弟弟。

  “把一个肾脏移植给弟弟,我也曾犹豫了好久。”9月10日,躺在病床上的郑秋霞说,“想到这样做能挽救弟弟的生命,我觉得心里格外踏实。要是不这样做,我会后悔一辈子。” 

  国家鼓励亲属间的活体移植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丰贵文教授说,亲属间的活体移植是国家所鼓励的。亲属之间的肾脏移植不仅费用较低,而且效果好,对捐献者的身体没有明显影响。

  据丰贵文教授介绍,捐出一个肾脏后,人体内余下的一个肾脏完全可承担身体的正常运转,从理论上来说,不会影响捐赠者身体的功能和健康。亲属肾移植一年的人肾存活率可达95%。存活时间最长的一例亲属肾移植已达40年。


稍新:[亲属活体器官自愿捐献手术报告] 模板
早前:名为捐肾实为卖 枉费心机又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