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小伙第四次换肾又获成功

2009年2月20日 19:38 肾友网   肾友网阅读:270次
 

夫妻恩爱,渡过难关

  25岁的咸宁小伙镇平因尿毒症不得不接受换肾的现实。12年间,因种种原因,他克服众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先后四次接受换肾手术。一次次,在亲情鼓励、帮扶下,他挺了过来,并且结婚生子,成为一个奇迹。

  移植一周 右肾摘除

  中秋刚过,镇平已顾不得多休息,开始和妻子一起经营小生意。电话那头,他的声音显得浑厚而有力:“我现在很好,谢谢你们!”

  5个月前,镇平接受了他的第四次肾移植手术。

  今年37岁的镇平生于湖北咸宁,父母都是当地开元印刷厂的职工,哥哥镇洪现在一家茶麻公司工作。1991年大专毕业的他成为开元印刷有限公司的一名职工,负责照相和制版工作。

  此时,镇平一家已花费10万多元,当时的他,不仅病情没有好转,身体也变得更加虚弱。

  半年的透析过去了,镇平在痛苦中等待着再一次换肾。

  1996年底,新的肾源找到,镇平被推进手术室。两小时后,手术顺利结束,这一次他自己萎缩的左肾被摘除,移植了一个新的肾脏。

  然而,老天又与镇平开了一个玩笑,当镇平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两周后,他再次出现了“超急性排斥反应”。医生不得不再次将镇平推上手术台,将刚移植上的左肾摘除掉。

  更加严重的是,镇平身体状况非常差,腹部膨胀,四肢像棍子一样。经检查,医生发现他的体内出现大量腹水,而且还患有结核病,已经无法通过透析来排出体外。

  立即,同济医院专家和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肾移植中心专家共同会诊。就这样,腹水严重的镇平来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肾脏内科,他一边做透析,一边抽腹水,先后抽了十几次腹水,每次抽出几百毫升。

  其中的痛苦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但是镇平仍然用乐观的心态对待自己的病情,他相信,自己最终会渡过难关。

  在该院肾脏内科兰天飙主任的治疗下,镇平的病情很快稳定,透析回到了正轨,为节省开支,他随父母回到咸宁,但是每隔一天,他就要坐早晨5点的巴士,从咸宁赶往武汉做透析。

  任凭风吹雨打,他从没有间断过。

  因为透析的针眼很粗,每次做完透析都要用棉球按压止血两三个小时,稍有大意,就会血流满臂,尤其是夏天穿短袖衬衫时,镇平臂膊上冷不丁的出血常常吓坏了与他同车的乘客。日复一日,就连巴士司机都认识了他。就这样,镇平往返于咸宁和武汉之间的日子持续了一年多。

  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透析治疗的同时,镇平认识了该院肾移植中心的唐礼功主任,希望能够找到合适的肾脏,再做一次肾移植。他早已听说唐礼功主任在他之前已经为600多名患者做了肾移植手术,其中还为13名患者做了三次肾移植。

  两次肾移植手术加上天天吃药透析,已经花完了家中多年的积蓄,在没有手术费,也缺少肾源的时候,他尽量恢复着体力,以此报答家人,也等待着再次生存机会。

  三次换肾 收获爱情

  “有合适的肾源了!”1999年7月,镇平突然接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肾移植中心专家的电话,他与家人怀着复杂的心情赶往医院。

  由于镇平已经做过两次肾移植手术,体内毒性大,而且是高度敏感体质,抗体水平高,第三次肾移植手术的风险特别大。并且配型困难,难以找到合适的供肾;由于患者的双侧都进行过手术,第三次手术需要切开已长好的疤痕,而已粘连好的疤痕难以分开,难以缝合,血管难以分离,造成手术难度大。医生担心的还有术后易发生顽固性的排斥反应。

  肾移植术后的排斥反应是影响移植肾长期存活的主要因素,为增加手术成功率,有着丰富肾移植经验的唐礼功主任在手术前对他进行了充分的预处理。

  7月16日,镇平在医院接受了第三次肾移植手术。考虑到镇平此时仅28岁,尚未结婚,唐礼功小心翼翼地切开已粘连好的疤痕,从刀口处游离出动脉、静脉和输精管,为镇平保留了生育功能,原来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手术,这次用了足足6个小时。

  术后第二天,在重症监护室的镇平突然又出现“急性排斥反应”,不过这一次医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通过一周的紧急治疗后,“急性排斥反应”消退,他的身体终于接受了新的器官。20天后,镇平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尿液正常,面部渐渐红润,直至此时,一直为他捏了一把汗的家人终于喜笑颜开。

  镇平的父母看着儿子身体一天天好起来,高兴之余又有些发愁:儿子已经快三十岁,虽说身体恢复得不错,但周围的邻里朋友已经被他家借过几次钱,都知道镇平做过三次肾移植手术,有哪个女孩愿意嫁给他呢?

  2001年,在亲戚的介绍下,镇平认识了家在咸宁农村的清秀姑娘——贾丽霞。

  当年刚刚21岁的贾丽霞高中毕业后就在家务农。初次见面,镇平就立刻喜欢上了清秀大方的姑娘,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白皙的面颊上,让镇平的心一下子飞扬起来。但是自己的病情是该坦诚还是隐瞒起来呢?

  与贾丽霞初次见面的当晚,镇平思考了一夜。第二天见面后,镇平首先将自己从24岁以来接连做了三次肾移植手术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贾丽霞。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镇平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低着头,似乎在等待着这个美丽姑娘的最后宣判。“我来之前就知道这些,今天来就是想见见你。”这句含蓄的话,让镇平从低沉的心绪中跳出来……

  恋爱的季节是春风飞扬的。镇平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般快乐,每天有说不完的话,有诉不尽的情,贾丽霞也精心照顾他的身体,他们之间的恋情温馨而单纯。

  一年后,贾丽霞决定跟镇平结婚,当她告诉父母时,家人有些想不通。

  很快,镇平从贾丽霞口中得知她父母担心两人婚后不能生育。他很理解两位老人的想法,要和贾丽霞顺利结婚,就必须先解开二老心里的结。镇平专门和贾丽霞还有几个亲戚一同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专家咨询生育问题。妇产科医生,把有关书籍、文献还有以前数位肾移植病人的生育记录都拿给镇平和贾丽霞等人看。这下,他们心里有底了!

  事实胜于雄辩,一切迎刃而解!

  两人终于结婚了。不久,贾丽霞怀孕,镇平一家高兴不已,镇平知冷知热地天天守在妻子身边,生怕她受到一点伤害。怀胎十月,镇平已经高兴得全然忘记自己还是一个病人。

  2003年3月6日,镇平终于听到了女儿出世的那声清脆的啼哭,在当地医院,镇平激动地用双手托着女儿,那一刻,他感慨万千,泪流满面。

  亲人捐肾 创造奇迹

  做了父亲的镇平珍惜这快乐而平淡的时光,他知道,没有什么能比拥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一个温馨的家庭更让人幸福。

  然而,不幸再次不期而至。2005年底,镇平开始感到不适,出现泡沫尿,去医院后,被证实移植的肾脏发生了慢性排斥反应。镇平又被无情地送到了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肾脏内科,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回家调理。

  然而情况一直得不到好转,当勉强撑到2007年8月时,镇平又出现浑身浮肿,已经无法走路。9月,镇平第四次恢复血液透析,每周三次。“到底是怎么了?”全家人欲哭无泪。

  镇平的哥哥得知消息后,二话没说就出去跟朋友借钱凑医药费,妻子贾丽霞更是以泪洗面,从嫁给镇平,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感觉到这类病情的残酷。

  一个月后,镇平在咸宁当地医院进行移植肾切除术,医生将其体内已经坏死的肾脏予以摘除。2个月后,他在妻子的陪同下,再次来武汉检查身体,唐礼功主任建议说:“目前肾源难找,不知你的亲属中有没有合适的?你已经做了三次肾移植了,你的抗体已经很高。”

  可是,谁来捐肾呢?镇平一回到家,妻子贾丽霞和哥哥镇洪就去咸宁中心医院化验血型,但不巧,她是A型血,而丈夫镇平是O型;虽然哥哥血型和他一致,但在淋巴毒这一项,配型失败;同时,母亲血型不符,父亲又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病,也不适合捐肾,一家人陷入绝望之中。

  2008年春节前夕,多年在外打工的表弟金威回到了咸宁。金威是镇平姨妈的孩子,1980年出生,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并已结婚生子。

  大年初一,金威和镇平一家人一见面,便分外亲热。问起镇平的病,才知道没有亲属肾源是最大的难题。金威听后立刻直爽地说:“让我试试,年一过,我就去医院跟我哥配型去。”

  镇平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透析也无法继续了。农历正月十三,镇平一家及表弟金威来到武汉,当即住进了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肾移植中心。

  通过配型,表弟金威和镇平的各项化验指标都全部符合,配型成功。喜讯降临,让镇家人又惊又喜。金威笑笑说:“我就说我行嘛。来,就用我的,救命要紧。”看着表弟金威那张阳光的脸,镇平无以言表,眼神里充满了感恩。

  虽然配型成功,但手术难度和风险可想而知。看着患者渴望生命的眼神,早在1990年实施过首例四次肾移植手术的唐礼功主任,决定为镇平完成第四次肾移植手术。

  为确保手术万无一失,唐礼功主任充分做好术前的预处理,血液透析、降血压、抗排斥治疗、3次血浆置换,一个月后,复查群体反应抗体浓度示水平已降低,患者的身体达到手术条件。

  第四次亲属供肾同种异体肾移植术时间定在4月9日上午进行。当日8时40分,金威被推进手术室,做手术的前期准备工作。9时,医生对金威进行消毒;9时30分,手术开始。

  5个半小时,手术顺利结束。手术比预想的要顺利,术后第三日,镇平身上的引流管被拔除。

  一周后,表弟金威出院。镇平的血尿转为正常,这证明表弟金威的肾已经正式被镇平的身体所接纳,不再排斥。至此,镇平的第四次肾移植手术被证明是成功的。

  4月里的武汉,阳光也变得温暖,镇平夫妇脸上又绽放出了笑容,“我会好好活着,只为了亲人为我做出的一切努力!”。


稍新:肾结石患儿不能吃巧克力和菠菜汤
早前:3岁以上儿童无明显病症 一般不用查结石